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虞晚 分卷阅读157

分卷阅读157

    的”

    “信你了。”男人热烫的手指贴上来又给她擦擦眼泪,“别哭了,信你了。”

    嗯

    少女有点哽,颤颤的壮着胆子抬起一点头去看他的脸

    好像是不生气了

    “那怎么不认人?刚子拍着胸脯跟我说你一定也看到他和鸡仔了,鸡仔怕眼花还是直接拍的照。”他这个表情说话,就好多了。“他俩好歹也叫了你那么多声嫂子,怎么连认都不认,直接走了?”

    什么?

    谁?

    虞晚的身子还有点止不住的抖,努力的眨了两下眼睛,费力的开始理解起来

    两个人名,嫂子?拍照认出来不认,走了?

    是

    是——和苏睿出去看电影的那个晚上!

    买奶茶的时候!马路的那一边那一边

    [那边站着五六个人,有男也有女,似乎是在说着什么,可能是商量去哪里吃饭,也可能是商量接下来去哪里玩。而那几个人里,有一个人,男生,没有参与他们朋友之间的对话,而是定定的站在那儿,对着虞晩的方向。

    隔着这样的距离,虞晩看不清他的脸,也没有认出来他是谁,但她能肯定,这个人看的就是她。

    而且。

    他的确在用手机,拍她。]

    “鸡仔怕眼花还是直接拍的照。”

    拍照!

    [然后这第二个看向自己的人,指着自己大喊了一声。

    “啊!”]

    啊!

    那两个人,竟然真的是认识自己的?

    他们是眼前这个这个

    虞晚的脑子里一顿。

    [“你要么告诉我,现在有个跟老子姓李的种在这屋子里”]

    他姓李,李什么?

    不知道先不管不管

    那两个在马路对面的人,是和眼前的这个人认识的,并且,嫂子?会这么叫的,应该是他的“兄弟”?玩得好的那种朋友

    那两个人是我亲眼所见,反应也都全部记得,这是个巧合,这不是谁故意安排,因为当时她和苏睿的出门时间、出店时间、停留时间都是实时决定的,没有谁能安排这种随机事件,所以,这是个巧合,巧合的机会,漏出了一点“事实”!

    那么

    那么

    我

    我真的和眼前的这个人有过“曾经”!

    他是我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是确实存在过的“曾经”!

    少女呆愣的望着他,舌头都不太能听使唤了,动了几动才磕磕绊绊的发出声音来。

    “我”

    “我不知道”

    她的嗓音细如蚊呐,复慢慢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

    她可能没有自觉,也并不知道。

    但,她露出这种神情的时候,就是现在这种,无措的、低迷的、有点沮丧的神情时,他就会特别、特别、特别迫切的想要让整个世界的喜悦都为她重新登场。

    “那就算了。”

    少女听见他极其果断的说。

    然后他动作非常迅速的褪掉了他身上的衣服,这样一脱才发现,他是真的没穿多少,是真的没穿多少还不冷!——当然了这不是重点。

    “那俩崽子不认就不认,你认他们干什么,认老子就行了。”

    少女正被这突然出戏的一点惊讶占着,闻言都没反应得过来,他就脱好了,露出很有实料、而且还有一点没匀过来工字背心晒印的上半身,和毛发偏重的腹部与下半身,撸了两把那高高昂起的、略有弧度的粗长鸡巴,一把就重新把她捞到了怀里。

    “妖精”

    他咧了咧嘴,重新靠着坐回床头,少女的身子软绵绵滑溜溜的,白嫩无毛的下体处还一塌糊涂,毫不费力的就被他又摆弄得跨坐在了他身上,就在少女发懵的注视里,竖着鸡巴抵在那还留着一点小口的肉穴嘴上,结结实实的插了进去,插得那被蜜水和精液糊在阴户上的花瓣肉都翻进去一片,塞得挤出厚厚的一圈白沫,堆在男人明显的耻毛上。

    “啊啊”

    插进去一半了少女才反应过来,只觉得那才把她干得要死要活的东西又破壁似的捅进来了,可这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鸡巴直直的被自己下面那张还发麻的小嘴全吃进去,雪白的大腿根压在他那片黑色的毛发上,颜色的对比都可怕得让人想掉眼泪,下意识的就开始紧紧的缩起小腹。

    “嘶——搞事是吧?放松!”

    男人被夹得头皮发麻,刚刚匆忙就射了的恼意回来上班,扬手“啪”的拍在那嘟嘟的雪臀上,拍得少女交握着手收在面前,“呀!”的叫了出来。

    紧成这样,怕是要生孩子都生不出吧,得难成什么样

    心念转了,态度自然也就跟着转。

    在前文里提过一次类似于“蝴蝶效应”的事。

    其实这也都不是能说实的事,怎么理解都可以,单纯的哪一件提出来,也许都不是原因。

    “本来还想稍微等等。”他笑了,又。

    少女肚子和下面被撑得厉害,心里正绵密害怕着,甫见他又这样笑,整个人都抖了抖,长长的眼睫细细的颤着,看着他笑着,凑过来细密的亲她的脸,一路往下的亲亲舔舔,蹭到胸前时,像小孩儿看到喜欢的糖果了那样咋了咋牙齿和舌头

    虞晚不敢推他,含着嘴唇忍着这痒不是痒,疼不是疼,又舒服又难受的嘬着奶头吸奶玩,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要怎么和他相处,怎么不被他发现穿帮,怎么才能知道更多一点“曾经”糯糯的伸手上去自己捧一捧那被嘬得湿漉漉的小白兔,细声细气的问了一声“等什么呀”

    也也许都是原因。

    他抬了头,很习惯性的往中间蹙了蹙眉——这并不是一个大幅度的动作。

    可,哪怕只是那张照下了他的照片呢。

    [他“倏”的转头朝向你,就像火焰夹在烈风里。]

    他的行动感真的很高,如果要比,简直和申屠哲是两个极端。申屠哲像是静止的古树、墙上的肖像画和摆放的雕塑,他就是跃动的火焰、一刻也不会停息的光与热。

    “不等了——这次,直接把你带走。”

    八十三  弄给我看

    八十三

    带走。

    ——带去哪里?

    你的疑问当然也就是虞晚的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借种( 1V1 高H)姜可(H)身体里的那个他蓝云时分博弈【古代 百合】下厨房白羊(校园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