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虞晚 分卷阅读158

分卷阅读158

    疑问,但这个问题,看样子是不会被用“说”的来回答了。

    话音落下,虞晚先前看照片的时候,觉得他“似乎有着永远都用不完的精力”,直观的一撞,又补上“跃动的火焰”、“一刻也不会停息的光与热”的印象,全数具象出现。

    吐出被吸得湿漉漉的一侧红果儿,他很是满意的咂了咂嘴,一侧的眉峰一挑,舔着嘴唇看着身上这个被按着坐在自己腰胯上,吃鸡巴吃得小肚子都还在一缩一缩动着的娇美少女,满意的摸下去,掐着手里那把细细的腰身,强迫这明显没什么反抗能力的女孩子套着他那玩意儿前前后后的摇了好几圈,这种动作磨人得很,尤其他这种资本的插得那都快顶到娇嫩宫口了的鸡巴在小肚子里乱动,两圈下来就玩得这少女下意识的并起双腿往上拼命伸身子,害怕的哭出长长的尾巴音,摇着头喊不要不要,不行的

    她一喊不要,就会停的,那肯定只有申屠哲。

    ——如果她想起来了,就会知道,眼前的这一个,最喜欢听她这么喊“不要”。

    男人只觉得久久久久久——违了的爱与情从胸间破出,混杂在此时高涨的欲念里连环爆开,此时此刻的正拥有和已经决定了的带走都是不断续填的火药,他本来是还想追究一些什么的,他本来也是还想再说一点什么的,可是现在他觉得无关紧要了——他甚至觉得他已经不想知道了。

    对。

    那些此前一直淤在他心口的东西,黑的稠的像沼泽一样的,他统统都不想知道了。

    不想知道了。

    他热切的捉着手里的这一个,贴下去重重的吮她,泪雨蒙蒙的眼,软软嫩嫩的乳,两掌一并就能合上了的腰,咕叽咕叽流着口水吃他鸡巴的穴娇呀,亲重一点了都不肯,你知不知道其实我是想把你一口一口的吃掉啊?挡着就吃不到了?乖啊,乖——再捏起来给我吸吸不会破的,再重一点也不会破的。你是个妖精你知道吗?要死也是我死在你身上,你知道吗?太深了,好,我摸摸——你也自己摸摸,宝贝儿,我的宝贝儿,顶到哪了?嗯?哪?顶进去了?嗯顶进去了

    少女的眼前发蒙,整个人都被这种无法被形容的、快乐与害怕混杂在一起的感觉给侵蚀了。她很久没有被人这么放开手脚的操干过了,这太可怕了,她的体力迅速的见了底,被这人操得捅开宫口搞宫交也没有办法了,香汗淋漓的瘫成软绵绵的一团。可就算这样,他还是兴奋得厉害,换了好多个姿势,虞晚这真是给肏到没脾气了,末了被他抱起来颠着干,声都哭不出来了,抽抽噎噎的挂在他身上一边被捅着穴儿一边被玩着小珍珠,搞得又痉挛着喷了一波水,漏雨似的往下落,捱到他射第三回,真真小死一道似的。

    这样一趟情事收尾,虞晚哪里还有一星半点“反抗”的余地,唯恐哪里逆着他了还要再被奸上一遭的瑟瑟一夫当关,挡得什么理智、思想和考量全部后站,乖乖的由着他意犹未尽的边说“乖啊给你擦擦干净”,边团了自己那条被他扯掉一半了的小三角内裤,把床上腿上流出去的白精糊了糊,抵着塞进穴里夹着。

    末了他开了虞晚的衣柜,掂了件最沉的大衣出来把人裹得只露出半截巴掌长的小腿下半加脚踝,就这么抱着人,大摇大摆的走了。

    虞晚整个人都是要醒不能醒的,半半累极了半半酸麻疼涨。他开的什么车,先前把车停在哪,车牌多少一样都没看清,更别说这种晚上,车从哪条路走的,往哪边开了这种事。车里热风“呼”的下来,稀里糊涂的卷在座位里眯了过去,睡得从那大衣毛茸茸的领子里就冒出一个小脑袋,一点一点的顿,直到听觉神经传递给大脑一声车门和车窗都发出那种落锁与开锁的“嚓”,她才猛的扬起了脑袋,一下惊醒了过来。

    “醒了?”

    虞晚下意识的循声唰的转头,看见他手里端着一个纸杯,手指里勾着一个塑料袋,正打开车门上车来

    “睡傻了?嘿?”

    明显是下车买了点东西的男人“砰”的关上车门,惯常带着些不耐烦神色的眉眼间透出些戏谑来:“怎么这么看我?饿了?渴了?还是想上厕所?”

    ——!

    少女一僵,身体的感知这才全部回笼,又是眼前所见耳中所闻排在所有情况之前——他故意的!他明明知道知道

    除了这件大衣,自己什么也没穿而且

    少女的耳朵和脸迅速的窜起丰沛的热意。

    “不、不是”

    虞晚张了几下嘴才发出来声音,还听起来跟蚊子哼哼似的。Oversize风格的优点在此时被使用到了极致,少女摇头,人往衣服里缩,马上连露出来的小脑袋都要埋不见了。

    “不想”

    “真不想?”男人盯着少女披出来的一头黑发和衣摆下露出的莹白小脚,把手里的纸杯和袋子往车前一放,人朝她这边侧过来,“吃的有,喝的也在这。可厕所嘛过了这,下个服务区一时半会可到不了,路上没地的,真不要?”

    真不要!

    就是真不要!

    大坏蛋!!!

    虞晚缩在衣服里,车内密闭,空调温度本就不低,他再这么一讲,好像四面八方都有火舌子朝自己舔过来那般,烧得她眼睛不由自主的就润了,怕一开口就又带哭腔,干脆只摇头,不说话。

    他侧着,隔这么近,也不动,就看,盯着看。

    视线怎么也这么热的呀

    少女要哭了,全身真空的经历她有过几次呀,这真是一点都不习惯大衣的内衬是一层滑滑的布,直接碰在皮肤上的感觉不难受,又难受不要看了,不要看了呀呜呜里面、里面的东西要含不住了的

    “宝贝儿”

    他低低的喊。

    少女细细的一抖,埋在毛茸茸的领子里,怯怯的转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去看他。

    天边泛起一点鱼肚白,车窗外的那一块天布开始描出渐变色,夜晚过去了,天要亮了。

    东南西北,再加各自一斜。他是朝哪个方向,向哪个地方,已经把她带出了将近一个通宵的车程距离呢?

    “弄给我看。”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手上的动作流畅,拿下纸杯的盖,转笔那样夹在手指间从小拇指翻到食指。音节像是一个一个从烧红的炭火里滚出的石子,再一个一个的滚到她身边,堆起来。

    “夹不住了吧?来,自己把它弄出来,弄给我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借种( 1V1 高H)姜可(H)身体里的那个他蓝云时分博弈【古代 百合】下厨房白羊(校园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