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虞晚 xiaoshuo。UK 分卷阅读200

xiaoshuo。UK 分卷阅读200

    一百一十七
    哭…什么呢?
    话是雷霆问的,结果雷霆又很短暂的出了一下神,和几个小时前,自己意识到了、但解释不出来原因的那种一样。
    短暂的一下出神,什么都没想,也没什么紧要——更追不到源头。就只是能感觉到自己刚刚,脑子里突然空了一小下。
    ——妈的。
    雷霆心里爆了句粗。
    这种感觉放在谁身上,当然都不是舒坦的体验,尤其是他这种……一直对“掌控”有很高需求感的人。
    虞晚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铁定了是没有然后——谁还没个精神不太集中的时候呢?
    她就会这么想。
    可雷霆不是的。就像上一回儿说,他会遇到的情况里,多得是“眨眼”这种不会被一般人想到的地方都得控制的——呼吸、心率、微表情、吞咽……他太习惯一切都要在掌控之中、并且一切都正常了。
    解释不清的出神,就是精神的不受控制——这怎么可能被允许?
    一时出神可能被找到的破绽,实在是太多了。
    所以。
    他当然在发现的第一时间,就开始了找原因。
    和陈参谋的相遇的确是一个意外,但是这个意外本身并算不上什么,那个圆场打过,这个意外就算完了。
    完了都完了,为什么还这么……莫名其妙的阴魂不散?
    这才是真的奇怪。
    ……还没完没了了?到底是怎么了?
    等红灯的时候来一下,等电梯的时候来一下,他妈的开车进小区、等抬杠的那一会会,都来了一下!
    而且他到现在都没有找出来原因。
    雷霆当然不是个脾气很好的人,这么一路回来,被这种细碎的没完没了弄得肝火都烧高了两度——妈的。
    他觉得今天晚上的自己,简直就像个寿命到头了的古早电灯泡,钨丝要断了,但又没有完全断掉,不定时不定长的熄火——操。
    再所以。
    ——嘛,男人。要不是心里真的有事在想,那茬怎么可能忘。
    这不就是,哪怕忘过了,给一点儿动静,都能再想起来么。
    哭…什么呢?
    话是问虞晚的,这就给虞晚问愣了——什么?哭…啊!
    她本来一点都没有察觉,她脑子里正乱哄哄的,像个被摇碎了的万花筒,每一片落下来,都是斜上方这个男人各种时候、各种场景里各种不同的样子。这种情况对她来说陌生极了——为什么会这样集中的“想”他呢?明明人就在后面,明明近得可以感觉到对方的体温……
    但是已经发生了,而且,还被当事人,当场抓包了。
    这瞬间就没有了悬念。
    ——下一秒,雷霆一点也不意外的看着这个离自己…半臂远都还少点的少女,鸵鸟一样的赶紧把脑袋往被子里埋,看不到人都知道卷成了只虾米。
    亏他还猜了下是不是会申辩说“没有哭……”,欲盖弥彰好歹欲了,这是盖都不盖直接放弃了。
    雷霆好笑,一点也没发现自己紧了一整个晚上的嘴角已经勾起来了。
    “嗯?别躲啊,说话。”
    他自己听这把嗓子,都乌沉沉的。
    “为什么哭?受委屈了?”
    “没有……”
    有一说一,这也该习惯了——这种时候这种话,哪是会干巴巴“等回答”的啊。
    雷霆不费啥力,被子看起来厚蓬起来高,到底也是轻飘飘的羽绒,她抓住边角就拽不开了的,只有申屠哲是真的不拽了。
    “不是的…我没有呀!”
    少女的声音,前半句还蒙在被子下,后半句就清清泠泠的到了空气里——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在绝对的力量对比下,一切偷巧都是徒劳?
    虞晚当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拽得住,仓促之下,已经很努力的把被子往自己身下塞了,就巴望着能多糊弄个几秒钟让她把面前的这些收拾一下……随便擦擦……怎么样都行啊!别伸过来就接一手…就行啊!
    ——呜……
    得。
    雷霆本就是准备把人捞到身上来哄的,手上当然有点劲。隔着被子捞下去一把,捞得这一只原地从左翻到右,再多一下都能配个卡通的“咕噜噜”、“咚”——滚到脸贴他怀,头发绕脖子一圈,蒙了半脸——萌得不行,想笑但忍,摸下去抱腰准备哄,一摸——好家伙,这还忍什么?
    少女反应过来,羞得手脚并用,在这么方寸大的地里又是推又是蹬,一点办法没有不算,自己跟自己作对似的配了个大合——才买回来的内搭,当睡衣穿是因为贴身一面的细绒舒服,结果领口是个隐形设计的大圆领,本来就低得只到胸上一点,这样一动,鼓鼓的两团奶儿直往上蹦,硬生生的从衣服下边挤得露了一半出来,两颗红彤彤的奶头湿哒哒的吐着奶,勒在那低领的绞边上,在衣服上流出两道白花花的线——要是咔擦照一张,搁A片里都得说是摆拍。
    这样的光景,给看一眼,还能有别的什么事啊。
    雷霆的呼吸一下就重了,在沙发上跟李傲一起的那次已经有几天了,那之后他就没怎么吃,碰着了也是小打小闹的玩玩捏捏,没再过瘾的,这一眼冲得血上头……不用再说了。
    怀里的这一只又萌又娇,还在花拳绣腿的推啊蹬啊。别的什么都不用干,稍微撤一点力,马上就被压得死死的,人都陷进去床垫里一半,什么动作都没了,就剩着身子一下一下的起伏呼吸,勒在领口上的两颗奶头流奶流得像没拧紧的出水口,衣服都湿到腰了,还只哭着要他起来,她没有委屈,要他快起来……
    快起来可以,快“起来”不行。
    雷霆贴下去亲人,小家伙还不肯,不过你也知道的,再不肯也撑不上几秒钟,这么秀气的一个人,手捏到颈子后面一捧就没事了,想吃哪吃哪。
    虞晚被他压得,第一下呼吸出的气都哽住了,凭空重回体测跑八百米那回,哪还顾得上自己是个什么要命的模样,两只手搁到这人厚实的肩上捶啊打啊,一门心思要他起来——
    继续有一说一,打从雷霆搞上这一只吧,就还没这么不配合过。先前哭倒也没少哭,可一边哭,也没少了一边乖乖让操啊,挨得狠了受不住了才不肯些的。眼下这么个,奶都还没吃上,就不肯成这样的,真第一回。
    ——雷霆能怎么想啊?女人说不都是反的,说没有委屈,就是天大的委屈了呗
    乖乖,就真委屈了呗。
    这辈子哄人的话都掏出来了,从头说到尾,哄女人的说完了哄女儿,词穷了也不见好,透红的一张小脸哭得直打嗝——才出高中一年的少女身子挺着两团一般少妇都比不过的产乳奶子,裹在裙摆袖口都是蕾丝的裙子里哭花了的喊着叔叔——
    可爱在性感面前不值一提?好说好说,那就一起。
    雷霆脑后窜起一股麻麻热热,听清楚的时候,发现自己哄人的句子,已经变成了笃定的陈述和诱导提问,捻着句“是叔叔不好,这都忘了”来回轱辘,把那秀气的小耳朵舔得绯红,说着“该罚”“该罚”,顺下去就变成了“这怎么肿成这样?”“水怎么这么多?”“现在一天要挤几回奶了?”还不算,一面把人压得不能动,一面还摸下去揉那小肉核,玩得这小姑娘抖都抖不动,抽搐似的在这尖叫,玉雪可爱的脚趾头蜷得紧紧;看下去就是,这明明应该还在怀里被哄着的小姑娘,缀着蕾丝花边的裙摆皱巴巴的,侧着身子卧着,两条白腿被他提成了个角不直的“L”,肉嘟嘟的屁股朝他撅着,粉嫩嫩的穴一股一股的往外吐着水,湿得离膝盖都只差半掌,人都被操得攀在了床沿上,白藕似的胳膊挤着胸,两团奶子都悬空了,一抖一抖的滴奶滴得地板上都白了一小滩,哭沙了的嗓子断断续续,被一句句“尿出来”“别忍”“潮吹出来就不揉了”“松一点,喷给叔叔看”磨得香汗淋漓,哀哀的求,喊了教官喊叔叔,什么都说了。
    “呜呜……是李傲吸肿的……嗳呀,不要咬疼的”
    “他老是要吃的,嗯呀”
    “四、五回呜呜呜,要挤四五回的奶太多了”
    “教官再吸一吸,嗯嗯,不要再进去了,进不去了呀”
    “怪了、怪了叔叔的呜呜”
    “奶涨得都都流出来了呜嗯嗯教官睡觉了,都不理不吃奶”
    “就好好委屈的,嗳呀”
    这把嗓子说这种话,雷霆听得越来越热,先前蓄着的那把肝火一转势头燎了原,就着这姿势操了快二十分钟才拔出来换体位。少女半边身子都酥成了粉,嫩嫩的穴壁都麻了,被揉着奶子从床上捞下来的时候,一下都站不稳,软成一团的被架着跪到飘窗上,滚烫的小脸蹭着窗帘贴上玻璃窗,含着自己塞进去玩小舌头的三根手指流眼泪,一点办法也没有的被按着操了肛交,龟头吃进去的时候怎么也忍不住了,失禁喷得在玻璃上出了响,绞得进都进不去,喷了好一会儿才按着插到了底,搂到肩上一看,眼睛里焦都虚了,爱得人掏出一副心肝给她都自恨不够。
    这一波劲过去,虞晚那自然又是一个东倒西歪说不完的没了骨头,怎么也不肯动弹了,雷霆把人抱下来,贴着亲她汗津津的额头。少女脑袋都抬不起来,酡红的小脸偎在他腮下,生理上快感的汹潮还隐隐在拍,困倦极了又睡不过去,浓密的睫毛微微的抖,有一点点痒。
    像跟着春风来的一只蝴蝶,自以为小心的停在了你的裸露出的皮肤上。
    雷霆垂下眼睛去看她,室内还是夜间的光,焦点换了几换才停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上。
    她累了,偎过来的身子绵软、安静、不设防。
    雷霆看了一会儿,时间没有很长,就是字面上的“一会儿”。
    “之前”
    他突然这样开口,“突然”到出了口的话,没有经过大脑的时间和机会。
    “我什么也没说,你是怎么想?”
    ΓοЦΓοЦωú,δяɡ(肉肉屋点orG)
    --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借种( 1V1 高H)姜可(H)身体里的那个他蓝云时分博弈【古代 百合】下厨房白羊(校园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