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虞晚 分卷阅读 199

分卷阅读 199

    一百一十五
    一码归一码。
    再不想穿,在雷霆面前,虞晚也还是会穿的——虞晚哪敢拂他雷大爷的面子!
    一码归一码。
    再被惊吓,在顾客面前,店主女士还是会尽职尽责的——店主咋会杠来消费的客人!
    一码归一码。
    就算上述说的确是事实,挑衣服这种事,99%的男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靠边站点得好。
    如果不仅没有这个自知之明,反而觉得自己做得很对很行——
    ——那女人多半也是有办法的!
    店主女士服务业沉浮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客人都见过,稳过方才那被惊的一吓,目估了下虞晚的尺码,手脚麻利的就去衣架上
    取人台穿的同款同色,一边领着虞晚往试衣间里走,一边半点不耽误的摘衣架,嘴里还热络的招呼:“好呢,这套就适合她这
    个年纪的女孩穿,我们这卖得可好了,活泼可爱!好着呢!”
    活泼可爱虞晚有泪往心里流好吗!生无可恋的点点头,抱着递到手里的衣服裙子进了试衣间。
    这是背对了,她脸上的表情雷霆看不到,店主可是瞧见的,这还用想,那不马上知道这女孩不咋喜欢了么——好办!
    “你先试着啊——唉哟,这过年边活动多,这时候买什么都划算!我们这也是,今儿最后一天了,本来两件九折、三件八折
    的,买得多省得多!您还看看别的不?都是新款,今年最流行的!您再看看还有喜欢的吗,四件以上我给您算六折!”
    话当然是冲着雷霆说——雷霆在乎你折不折的这么点吗!但“都是新款,今年最流行的”?
    就是这些,是小姑娘们今年都喜欢的意思咯?
    那多买两身就多买两身,好不容易带着出来一趟,是吧。
    雷霆准了:“嗯。”
    准了也就这一个字,嗯完眼皮一抬室内一扫——99%的男人逛街,第一件事干啥?
    找凳子坐着去了。
    店主见怪不怪,或者说要的就是男人一边坐着,她挑衣服才好卖——甭管这男人看着有多威风多气派,随便他们搭配都是灾
    难,费事费力效果不好,挑衣服的不满意,试衣服的不喜欢,卖衣服的拿不到钱谁都不高兴,放着她来!
    她这店里卖的是少淑装,也就是少女、淑女的合称,年龄区间差不多是十五六到二十五六,这区间内,什么人际关系都能有,
    小女孩闺蜜朋友一块来的,妈妈爸爸带着女儿来的,年轻情侣一块来的等等。
    适才雷霆进门的时候,她一下给惊住了,这男人气势太盛,说了什么,她下意识就赶紧照做,连带进来的那小姑娘都没太看
    清,估了个身材的尺码就拿衣服去了,都没心思琢磨这两人是什么关系要知道,会说话会夸人是服务业里营业指标的巨大
    助力之一。好比一般,父母带女儿来的,那就说衣服质量好,做工好,款式不过时,性价比高,你家孩子穿着乖巧/活泼/精
    神,因为父母多看重这些,太过花里胡哨多半不成,也不推荐太新潮的,怕孩子心思飞了早恋什么的;闺蜜一道来,那就聊什
    么前卫时尚明星同款,小姑娘比来比去都爱这些;情侣一块来,逮着女方一顿夸就完事,这也好看那也好看就成了。要是在那
    爸妈面前夸这衣服穿得,这腰这腿这锁骨,显瘦显高显漂亮,可不就是马屁拍马蹄子上了么,能成才怪了。
    所以,这两人是什么关系?这男人看着唉哟,真是气派,在这坐着都一股子大刀阔斧的味儿,年纪
    店主犹豫了,在衣架上这里拿一件那里拿一件,配了身别的拿去试衣间,站在帘子外边温声的问里面换好没,这还配了一套,
    你穿肯定好看,等会再试试这套?
    里头的人声音绵绵的,应了声说等一下,马上了,一会会自己拉开了帘子。
    这才算是正脸打了个照面。
    店主女士,犹豫x2。
    本来吧,光看一方捏不准的时候,就看看另一方,肯定是正常思路。说雷霆看着像是结了婚成了家有孩子了,肯定没毛病,三
    十过五了的男人,按部就班点不都有孩子了,问题是,孩子多大?这姑娘——
    这姑娘,长得可真好。
    人台上的打扮是个短外套+毛衣+蓬蓬裙,少女向的嘛,颜色嫩,身前的图案可爱,没毛病。虞晚不矮,一米六九,比那店主
    还高,所以没看清脸的时候,猜得就想,那肯定不能算太小。结果这么一看脸成年了吗?没吧?
    这脸蛋这气质和感觉,实在不像大的啊也是啊,现在的孩子营养好,个子都高。
    店主脑子里转得飞快,面上一点看不出来,笑盈盈拉她出来,嘴上扎得稳极了,一点错不多说:“哎呀——真好看!”
    实话。
    幼是幼了点,好看还是好看的。
    雷霆已经四平八稳的坐了,听见动静,抬头瞧过来——
    蓬蓬裙要穿好看,腿就得细点直点,青春期的女孩子正是抽条的时候,大都是符合这种标准的体型,所以普遍合适。虞晚非要
    说的话,这身显得她有些过于高和腿细了,有点纸片人——同辈审美爆分通过、长辈眼光有刺要挑的打扮。
    雷霆蹙眉。
    “玩两分钟雪就发烧,还喜欢露这么多腿?”
    虞晚:?不我不想!
    店主:?亲爹发言?
    “我”
    “嗨!也是,外面冷着呢,冬天还是捂着点好,那裙子换条?长裙中裙都有,裤子也有,我给你配条?这毛衣和外套都可爱,
    也合适,先穿着?”
    “可以,配吧。”
    虞-没有任何主权-晚。
    但也好。
    毕竟在雷霆面前,虞晚自问是做不出来开心挑衣服、比划比划问哪件好看这种姐妹/情侣剧场的。店长女士的审美在线,虞晚
    换上她挑的裙子,再换上店里配人台用的鞋,立刻就出挑的好看了起来。雷霆看了也满意,这套点头那套可以,嗯到店长腿边
    的圆凳上没多久就堆起一大抱。
    差不多,结账吧。
    虞晚试得都有点要出汗了,穿着最后试的一套吐了口气,看着店长女士小跑过来又小跑回柜台,拿着计算机哔哔哔的把总价和
    折扣算好,撕下结账的单子给总算从沙发上站起来的雷霆:“行了,这边是品名,这是单价,折扣已经按六折算好了,就这个
    数,您看看?”
    雷霆接了,扫了一眼:“嗯。”
    ——如果到这里就划上分段横线,那么这一部分,也就是一件虽然日程突发、但结局归于常规的事件。
    所以,接下来的一段,饶是雷霆,也
    也未有预案,吧。
    三件外套,两件毛衣,三条裙子一条长袖连衣裙、一条小腿长、一条及膝,一条围巾,一双鞋,再加送的两双袜子,大丰收也
    不为过。虞晚穿了摸上去最厚的那件毛衣和到小腿的裙子,加个外套,鞋穿在脚上,围巾挽在手里,剩下的东西还是打包出三
    个袋子,再加上虞晚原本穿的啊——
    雷霆手里全是粉蓝粉蓝的购物纸袋,什么世-界-名-画!
    虞晚简直不敢看,双手接过店主装好的最后一袋,抱在怀里跟着他出了店门,正想鼓起勇气问一句接下来去哪里呢雷霆好
    像和进这家店门前的自己一样,在环环绕绕的透亮玻璃上,看见了他现在两手都提着少女风购物袋的样子(……
    咳。
    “嗳呀”
    提这么多东西怎么好行动呢,对不对,不管是要吃饭还是要别的怎么着,反正车就停下正下方,坐个电梯就下去了,东西往车
    上一丢,坐个电梯又上来了,方便,方便。
    虞-就在这一次,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的临场反应能力!-晚。
    雷霆当然察觉到了,毕竟虞晚在他面前委实是个铁打的金扫帚奖种子选手,瞥了一眼这少女演技浮夸的捡衣服、拽出门前提绳
    还好端端的购物袋,又瞥了一眼自己在玻璃上映出来的样子,心道这衣服没白买,街也逛得值,这小东西居然会给他考虑这个
    了——顺着意思下了下了。
    边说话边往直升上下的电梯那走。
    “去车上把东西放下吧,等会想吃什么?”
    “好呀有什么吃的呀?”
    “应该什么都有,我都行,你想吃就去吃什么。”
    “那我想一想”
    “嗯。”
    “叮咚——”
    现在人少,电梯来的快,里面还没人。虞晚抱着购物袋哒哒的跑进去,按了B2,雷霆进来站好,电梯门合上,匀速的往下坠
    去。
    人少车也少,偌大一层B2停车场,空的车位到处都是,横着停都没人管。
    雷霆开进来的时候特意绕了下,找了个离这电梯口近的车位停的,开门出去斜对着就是了。
    “叮咚——”
    “诶——”
    “?”
    电梯灰色的两扇门,一左一右的缩至全开。里面的雷霆还没迈开步子,眼前就对上一个人,一时间双方都惊了一毫秒。
    接着,是让虞晚觉得自己天灵盖真的没盖稳的,足足十多分钟。
    “雷雷霆?”
    啊?
    虞晚茫然的跟着抬头,看见了电梯外和自己同样表情茫然的另外三张脸。
    一个妈妈,和站在她身前的一对半大双胞胎女孩,同雷霆说话的男人,明显是她的丈夫,她们的父亲,雷霆的
    “陈参谋?”
    同事?
    同事???!!!!
    “这巧得——唉哟,来来,安安乐乐,来叫人,叫雷叔叔。”那被雷霆称作“陈参谋”的男人明显比雷霆年长,虞晚傻愣愣
    的看见他偏过头,眼角褶出笑纹,朝他的妻女招呼。“来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夫人,姓赵,赵艳明。那两个是我女儿,双胞
    胎!长安长乐——这是雷霆,我们那时候都说这位,人如其名!”
    陈参谋明显被这巧遇激起了高昂的热情。
    “哎呀,这可真是巧,咱俩都好久没见了,是吧?这得七八年了吧!雷首长身体好吧?怎么,今年你们都来这过年啊?那我
    得去拜访一下,什么时候有空啊?你这”
    他说得十分即兴,这样长的一段出了口之后,目光才注意到雷霆手里的购物袋,看清之后,明显的顿了顿。接着,带着更为明
    显的疑惑,看到了雷霆身后一步远,已经不知不觉贴在了电梯壁上的虞晚。
    她怀里还抱着和雷霆手里一模一样的购物纸袋,少女心满满的粉蓝色。
    陈参谋的表情也顿了顿,目光迟疑的在虞晚和长安长乐之间对换了一下,转向了中间比他要高出一个眉、但年轻好几岁的雷
    霆。
    “这位是?”
    =====================
    陈参谋:草?什么情况?女儿?不可能啊!他七八年前从我这升调走的时候还是个孤家寡人呢!
    土下座!噗通!
    我我我我是来土下座的orz
    一个月没有更新了真的非常对不起大家,请原谅我qaq
    本来真的是打算“一鼓作气解决雷叔叔!”的,结果说完这话之后立刻被生活一巴掌掀翻在地,现在还没爬起来呜呜呜呜呜呜……
    九月最后一章更新之后,我接了两个试岗的项目,本来以为不会这么快的,没想到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断过事……
    从九月底到现在,我换了一个新城市,换了新工作,国庆节都在找中介看房子租房子见房东,然后签合同、搬家、打包行李、简单搞搞新住的小窝,就差睡在满屋子的快递纸盒和塑料包装袋上了qaq
    (不过人的潜能果真是无限的,那什么鞋柜衣架都是小事了,59公斤的书柜比我还重!我搞好了!谁敢相信!!)
    不过网还没弄好,因为一些原因,估计是没可能协商好住客们牵网线了,只能在移动无线上想想办法了……_(:з)∠)_
    再加上还有一个11月初就要考的证,和手头上试用期的项目,目测还要再鸽一会会……
    QAQ球球泥萌!不要抛弃我!我会回来的!真的!我保证!我立字据!
    一百一十六<(脑洞六)虞晚【校园背景,H】(popo魚)|臉紅心跳ρò-①8.℃OM/8046619
    一百一十六<(脑洞六)虞晚【校园背景,H】(popo魚)|臉紅心跳
    一百一十六一百一十六
    人类是一种复杂的生物——这是一句废话。
    人类复杂的原因之一,就是“情感”——嘛,这是近乎无解的两个字,很多时候甚至支持被无赖式的使用。比如科幻设定下面对AI——“这种智力、体能、外界适应度等等指标,都千百倍高于人类的存在,作为敌人,究竟要怎样才能被打败呢?”“设定它们去试图理解它们不会拥有的‘情感’。”
    ——情感
    一直到很久之后,雷霆依旧会在一些猛然撞入意识的,相对空旷、但又因种种原因而显得压抑的环境下,一遍又一遍的想起这一年的这一天——至多24小时后就是除夕夜,轧过一路雪地来到这里的车轮在地面上横出色泽不一的线,头顶是电梯厢内未灭的灯,脚下是商场为了迎接新年、才换过不久的红毯,前后都是人。
    身前的陈参谋一家,和,身后的虞晚。
    他在这一刻,竟然不知道要怎样做。
    天方夜谭般——他雷霆,愣在了中间。
    他没有说出来一个字,不知道为什么。
    他就这么和陈参谋,这个他熟悉的、交好的、曾经的战友面面相对,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的、眼睁睁的、看着陈参谋面上的神情,从最简单的不知人,变成诧异、不解、和尴尬。
    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说出来一个字。直到陈参谋的妻子,才被介绍过的赵艳明女士,察觉到这不太寻常的沉默后,立即上前一步为这一幕打圆场。
    他甚至还能一字不差的记得这句话——“哎呀,看你问的什么话!这不就是雷队长家里的小姑娘嘛……真标志,今年多大啦?”
    他的骨和血、灵与肉在这一秒才重新互相连接,完好得像是刚刚那一小段的沉默没有出现过,他迅速的有了反应——他是谁?对他来说,这种级别的社交有任何难度吗?诚然,虞晚和他、和李傲这样不清不楚、不能与外人道白的纠缠情况,当然是首选“藏”——被认识的人撞到,的确会有措手不及、慌乱之类的感觉——但要揭过去不提,对他雷霆来说,算得了什么难事呢?
    他面对过多少棘手的情况?遇到过多少种不怀好意、咄咄逼人、存心挑错来的人?和那些一个字都不能说错、甚至眨眼都要控制的情况比起来,现在面前的陈参谋一家,算得了什么呢?
    难道陈参谋会追问个一清二楚吗?
    难道他必须在这里,把他对他身后这个小姑娘的过往、纠缠、和种种种种都交代得一个字也不剩下吗?
    明明一点都不啊。
    一点都不,不是吗?
    “”
    是不是,虞晚不知道。
    雷霆当时为什么没说得出来话,为什么自己都解释不了的死了十秒钟机断了十秒钟片,当时在想什么,现在在想什么,心情如何考量如何……虞晚都不知道,不知道、也没这么大本事在雷霆不说的靠察言观色来知道,她只知道,现在吧,这个情况不是很妙。
    ——现在什么情况呢?
    现在是凌晨两点半左右……猜的,反正错了也不要紧。凌晨两点半三点半、一点半四点半,都没什么所谓,明天——哦不,今天,过了零点,要说今天了:今天大年三十,虞晚本就还在假期中,雷霆也无事——虞晚睡在次卧的这张床上,保持着侧卧的姿势背对雷霆,眼睛一直闭着,一分钟都没睡过去。
    失眠……要真是单纯失眠就好了。
    虞晚内心里极限装死,压着的那侧肩膀和手臂早就不舒服了,但是她一动都不敢动。
    并且,纠结得快要哭了。
    明白一点说也行……涨的
    涨的!
    涨得……侧卧而压在下面的那团,早就开始泌乳了。自己都能感觉到温温热热的液体沿着乳晕往下流,流下来就是湿湿的一道路子,又是从手臂紧贴着身体之间的那儿渗进去,又是沿着手臂流到床单上……
    怎么这么多啊……
    想强行忽略都忽略不了,一则是真的奶多,二则还加上看不见全凭感觉,虞晚煎熬着煎熬着,就只觉得自己已经是半边身子都浸湿了,又是难受又是爆炸一样的羞,偏偏雷霆今晚上还,一下都没动她。
    一下都没有啊
    明明明明平时那么那么的,对吧!
    明明明明是给他做好准备的,他真的很喜欢玩这个的呀翻个最老的帐,不都能是这人锁了车窗车门,不给玩奶子就不放人的吗?更别提这些个日子里了,半夜里醒了,鸡巴捅进来不动都行,变着花样玩奶哪一次少了呀……洗澡的时候没有自己挤,不就是满心给他备着的嘛怎么
    虞晚想到这,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脑子里一下是后面那人把自己拖进学校男厕所隔间里、手掌包着自己的下面三两下就摸出一手水的样子;一下是自己一开寝室门,就这不速之客捆到床的扶梯上玩身子的样子;一下又是自己隔着一整个操场,用最大距离都照不清楚他脸的样子;还有今天,就几个小时之前,他在他战友一家面前一言不发的样子一下是这,一下是那,脑子里乱哄哄的,始作俑者什么时候撑坐起来看着她的都不晓得,触感有些沙的手指摸到脸上了才一下往后上方看,吓的一双星子般的眼睛在薄薄的月色里乌溜溜的张圆了。
    “怎么了?”
    他低低的问,一把嗓子熟悉得很,跟她脑子里翻滚的一模一样,乌沉沉的。
    “想家了?还是想李傲了?”
    虞晚感觉到他的手指慢慢的擦着自己的脸,从脸颊上,来到眼角。
    “在想什么?想得觉也不睡了,卷在被子里哭?”——
    好!来吧!让我(再次试图)一鼓作气搞定雷叔叔吧!!!
    小説網阯永久導航站:XΙΑΟSнЦο.UK
    --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借种( 1V1 高H)姜可(H)身体里的那个他蓝云时分博弈【古代 百合】下厨房白羊(校园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