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星蓝摇曳(GL,科幻军事类,姐妹百合肉文) 第124章过桥

第124章过桥

    第124章      过桥
    第二天早上,薇拉还是打消了打开咖啡厅封死的2楼房间的打算——毕竟光站到门外,污染水准就飙到了148,里边绝对不是好惹的主。
    复又启程,因为雾气渐渐消散,她心急如焚间,破天荒地分担了一些姬蓝霖的负重,令她不解的是,对方居然走得更慢了。
    “怎么回事?昨晚值夜,精神不好?”
    姬蓝霖摇头。
    “那倒吱一声啊!到底咋回事?唉!跟你交流真是艰难!”
    “唔……”
    “我问你!究竟犯了什么毛病!魂不守舍的!”薇拉要抓狂了。
    “这……重要么?”
    “怎么不重要!假设你有头驴,虽然腿瘸了脑袋也不好使,但好歹能背负货物,结果有一天,这驴连货都背不好了,脚程比蜗牛还慢,你介不介意?”
    “介意……”姬蓝霖点头,觉得好有道理。
    “那有啥事,你倒是说啊!我帮你参谋参谋,像那种习惯把情绪憋到肚子里的人,容易产生反社会情绪!”
    反社会情绪是啥,姬蓝霖不懂,不过应该不是好东西,听起来还会给别人带来困扰。如此,她唇瓣几度开阖,欲语还休间,终是嗫嚅出声:“护士小姐,我想请问你,‘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这是真的么?”
    “啊噗!”薇拉正在饮水,听到这话一口水瞬间喷出老远,她拍拍胸口,定住神:“这话,有道理也没道理,那得分时代,分地方,分人。”
    “凰合呢?应该不会罢,听说……她们都是女人。”姬蓝霖绷紧身子,瞎子都能看出来,她渴望得到肯定的回复。
    “那问题就大了。你有没有想过,凰合只有女人,她们怎么繁衍的?俏秘书和女上司,嘿嘿……”薇拉傻笑着,乐开了花,不知为何,她很乐意于看到小贼吃瘪的模样——纵使这小贼因为太丑,整天戴着个狗头面具,吃瘪的模样不那么直观。
    见小贼无言语了,不知怎的,薇拉却有些心慌,她口袋里的监测器忽然叫了一声,吓了她一大跳,她下意识赶紧补充道:“不过,凰合秘书也分种类,绝大多数都是正经的事务秘书,生活秘书比例很低的啦!即使有,一般也是上司的妹妹,妻子或未婚妻兼职啦,这样,发生些什么,不也理……理所……嘿嘿……”薇拉尴尬地搔了搔头发,讪笑着——呃,她貌似说错话了。
    果然,监测器再度尖声啸叫起来,她触电似得,手忙脚乱地掏出来,警报又解除了。
    “还想请教一个问题。”
    “好的好的!请说请说!”薇拉有些虚。
    “我有一个朋友……”
    可以的,原来是有八千年历史的‘我有朋’系列,薇拉连连点头,以示鼓励。
    “她的妹妹,是一个很美丽,很纯真,温柔,贤淑的人儿……”薇拉点头如捣蒜。
    “但是,妹妹因为工作的原因,遇到了一个很坏很坏的人……这个人,虚伪,残忍,喜欢骗人……妹妹现和她……有些亲密了……我朋友……她很担心……”
    “亲妹妹还是干妹妹?”
    “诶?嗯?”
    “你朋友现在在哪?在妹妹身边吗?”
    “没有,她承诺过得,她应该的,可是……”姬蓝霖螓首低垂,不自在极了。
    “好!这就很明白了,我帮你简化一下状况——A喜欢B,A不在B身边,现在B很C在一起。那我问你……你朋友,A和C相比条件怎么样?她们的职业,社会地位,收入如何?”
    “坏人她……她很厉害,她不需要钱……许多人崇敬她,喜欢她……我朋友……”姬蓝霖咽了口唾沫:“她没工作,她很穷,没有人需要她……”
    “那外貌,身高呢?”
    “坏人很漂亮,没有人比她漂亮……比坏人矮一个头……还多……”姬蓝霖支着瘸腿,笨拙地踮起脚,一只手放在自己头顶上,另一只手高高举起,放平。
    “噢!那挺好的!那么胸围呢?”
    “这,这个呀……比她小,小四个罩杯,也许还多……”姬蓝霖低着头,望着脚尖,声音比蚊子还小:“坏人好大,两只手都握不住一个。”她做了个两手环绕的方式,然后向上托了托:“而且很挺,胸型也很美,手感也很舒服,走路都会摇的,看过的人……都会想要她……”
    “呃,你这个朋友对她情敌倒挺熟悉的啊!对了,还有一点!这可是决定性的一点!”薇拉一手叉腰,一手晃动中指:“活呢?谁的活好?”
    “活?”
    “床上的活,水准,技术!”
    “不能比的!”姬蓝霖突然像受到刺激似地,将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怎么能这样比呢?她是坏人!骗子!魔女!什么都好,都厉害又怎样!她只会凭借美貌魅惑,诱骗滢,然后欺负她,抛弃她!她不会真心待滢的!我只用告诉滢她是坏人,滢就会离开她!!滢最听我的话了!!”
    少女的嗓音虽然嘶哑得厉害,仍显柔美,随着她声调一句比一句高,薇拉掌中监测器的显示数据也不断刷新出新高,她愣愣地瞅一眼监测器,又瞧一眼姬蓝霖,再看一眼监测器……
    “妈的这什么鬼!等等!你冷静点!你说得对!这些都不重要!”薇拉放低腰身,双手下压,试图安抚对方:“关键是妹妹的心,她更喜欢谁!这才是关键!”
    “喜欢?滢……她……”姬蓝霖立即安静下来,她咬着唇,双手抱着肩,似乎有些冷的样子:“她在办公,好像是签署什么文件,滢……站在她身边……滢的目光在她身上,我知道了,我……”声音颤抖着,似乎要哭出来的样子。
    薇拉看到污染数值瞬间掉到零,如蒙大赦:“这不就清楚了?古俗语说得好,‘天涯何处无芳草’,追不到就换一个嘛!人嘛!最重要的活在当下,吃好睡好耍好,何必纠结过去?就像我们!现在赶紧赶路才是正事!你说对不?”
    “活在当下?”
    “是啊,忘了过去!重新开始!”
    “也许,你说的对……我会试试的,谢谢。”
    最后这一句谢谢,虽然有些嘶哑,但轻轻柔柔的,好似一抹鹅绒,拂过人的心底,薇拉的心房就是一跳,她捂住胸口——这样的感觉,不由令她忆起从前……
    下一秒,她重重锤了一下胸膛,感觉果然好多了——现在可不是悲春伤秋,多愁善感的时候。
    薇拉的一番口舌总算起了作用,“驴”好歹比先前振作了些,赶在中午前,俩人到达了峡谷的尽头——一堵上百米高,刀削斧劈似的山壁,山壁前还横亘着一道30余米宽的地裂,底下雾气蒸腾,不见其底。
    看样子,轨道原本是通过一座小型悬索桥,延伸到山壁上开出的隧道内,可问题是,这悬索桥被炸毁了,一小截桥面吊在山壁上,被地裂中刮过的横风吹得摇摇晃晃的。
    而薇拉两人所在的这一侧也被炸得一片狼藉,地面残留着好几个积水的大弹坑,一辆鼠猫装甲越野车的残骸翻倒在地,黝黑扭曲的构件散落得到处都是——唯有一辆工程车辆尚算完整,它歪歪斜斜地靠在一个弹坑边沿,车体上满是弹片溅出的孔洞。
    “那……回去?”
    “开啥子玩笑,飞都得飞过去,让我瞧瞧,这玩意还能不能使。”薇拉绕着工程车走了一圈,接着又钻进车门都被炸掉的驾驶室里。
    “这是辆多功能工程车,可以用来架桥,应该是抢修这座悬索桥时遭受攻击的,不错,它还挺皮实的,架桥机构,还有挖掘机构都勉强能用。”薇拉试图展开车体尾部的挖掘铲斗,铲斗伸展过程中却发出了刺耳的机构摩擦声,她赶紧中止了操作。
    “但是,底盘坏了,因此我得借助铲斗调整车身方位,这个过程可能很吵。”
    “诶?”
    “我是说!雾散了!作业过程很可能引来感染体!你得掩护我!明白?”
    “啊?可是……”姬蓝霖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又看了看薇拉腰侧的匕首。
    “想都别想!你身后不是有台工程机器人嘛?你开那个!”
    姬蓝霖转身,果然,她身后有台被弹坑浮土埋了一小半的工程机器人,它的外观类似轻型机甲,不过机身方方正正的,两只粗壮的机械足接地面积也很宽大,底部还有着履带和轮胎的复合结构;和多数同类一样,它安装了两支机械臂,机械臂的顶端是模块化的作业器——左臂装的是燃料焊枪,右臂装的则是三层大直径圆锯。
    “可是,我……”
    “少废话!上去!”
    无法,姬蓝霖只得依言而为。她转到工程机器人正面,只见有机玻璃材质的驾驶舱盖敞开着,玻璃上蜿蜒着蛛网状的裂纹,舱内则满是乌黑的干涸血垢。
    好不容易爬入舱内,关闭舱盖,系上安全带,拨开缀在眼前的碍事的操作手册,望着面前繁复的操纵面板,控制杆,乃至感应器,她陷入深深的迷茫当中。
    “我……该怎么办?”
    “你得先启动机器,大概操作是接通控制系统辅助电源,然后解除机械臂及行走机构锁定,接着复核作业器规格,参数,工作模式,并设定行走模式与程序,接下来选取预设作业程序并且微调,下一步就可以解除动力电源保险了,还有……”
    “我……我还是下来吧。”姬蓝霖愣了愣,便要解安全带。
    “等等!这又不是考试,你倒是看说明书啊!”
    是了,说明书,一般而言,较复杂的设备都会配备纸质操作说明的,姬蓝霖一把捞过悬在自己面前晃晃悠悠的手册,翻到操作章节。
    【请按下启动按钮,令面板绿色指示灯亮】手指触到相应的条目,还会有语音提示,看来这不仅是本手册,还是个微型电脑。
    呃,那么启动按钮又是哪个呢?姬蓝霖依旧满头雾水,而薇拉那边已经开始作业了,她先是将铲斗机械臂平旋到合适的角度,然后操纵机械臂斜向下,用铲背抵住地面并伸展机械臂,利用反作用力,一点点地调整着工程车的位置和角度。
    哐哐!是铲背抵住地表施力的沉重闷响;吱嘎吱嘎!是损坏的构件相互摩擦的尖锐脆响;还有工程车底盘犁开土壤的哗哗声;石砾被碾碎的啪嚓声——姬蓝霖觉得,或许整座岛的感染体的好梦都被打搅了。
    果不其然,很快,一伙“人”就来“讨说法”了——它们从弹坑积水中爬出来,像是被泡得浑身肿胀,皮肤发青发白的“浮尸”,不少身着军装,应是之前死在这里的新联军人。“浮尸”一共有二十来具,或是缺胳膊少腿,或者干脆没有脑袋,它们蹒跚而行,或爬或挪,个个都“身残志坚”。
    显然,它们都忽略了薇拉,直奔姬蓝霖而来。
    无法,姬蓝霖只得低下头,毫无章法地乱按一通,期望能瞎猫碰上死耗子。
    【辅助电源启动,手动操作/调用预设程序/手动编程】
    第一具浮尸爬上了舱盖,它的脸肿大而浮凸,眼球高高鼓起,嘴唇也泡涨得像根白香肠似得往外翻,这副尊容就这样贴着舱盖玻璃滑动着,活像条充气后又被压扁的污绿色河豚鱼。
    这情景着实恶心,姬蓝霖有些心焦,但她根本不知道这三个子命令有何区别,她只好闭着眼乱按,按到哪个算哪个。
    【载入手动操作,是否跳过操作导引YES/NO】
    姬蓝霖如蒙大赦,迅速点下NO。
    【请填写操纵员有关信息:学历/工程控制通用测试成绩/性别/智力水准】
    姬蓝霖填写“小学以下/0/女司机”,最后一项先是写成60,犹豫一番,保险起见,又改成了45。
    正此时,又一具浮尸和蛤蟆似地趴在了舱盖上,吱嘎吱嘎——舱盖玻璃要不堪重负了。
    姬蓝霖只抬头和它对望了一眼,便听见……
    【进入极限测试情境——智障模式,附加词缀:文盲/女司机,注意!全部人机安全制御环节解除!系统操纵自由度最大化!注意!乘员操作适应性低于北诺花斑狗,转移操作权限至本机!衷心感谢您对金色十字军工集团的支持!有任何疑问,请稍后致电本公司!系统将调查作业环境,自动完成作业!请您耐心等待,作业过程可能有些许颠簸,请系好安全带……】
    系统啰里吧嗦了一大堆,接着舱盖就转换为不透明模式,完全看不到外边情况了,操作界面也自动锁定,反而弹出一个屏显,开始播放平面电影。
    舱内环境灯散发出淡淡的乳白色光,配合那舒缓的背景纯音乐,别说,还真和这部旧世纪风格的电影,以痴男怨女情为主题的《梦回大清国》挺搭配的。
    姬蓝霖推了推舱盖,纹丝不动,她右手边的托槽内恰如其时地弹出一桶热腾腾的自热爆米花,见做不了什么,既来之则安之,她也只好吃着爆米花,看起电影来。
    驾驶舱剧烈地摇晃,震动着,但她很快适应了。
    电影大致讲的是,一个旧世界的年轻人,没钱没工作没学历,穷得揭不开锅,快饿死了,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爬上高楼,决定在全体市民面前轰轰烈烈的死,以唤起全社会对弱势群体的关注,然而,天不遂人愿,他摔落过程中被横风吹偏了,掉到了大楼边上掀开顶盖,正在维护的地下化粪池里,溅了掏粪师傅们一身……
    这是后话了,总之,年轻人穿越回了旧世纪更早以前一个叫大清的封建朝代,他性转成了一个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无数人为她倾倒——北方游牧部落,征伐胜仗无数的大元帅对她一见钟情;年纪轻轻,剑术棋艺天下无双的俊秀少年也一见她误终生;皇帝更是满世界找与她颜貌相似的少女,收入后宫倍加宠溺,以填补空虚的内心;还有海外远道而来,金发碧眼,绅士有加的传道士;浮云山顶,即将超脱凡世,飞升成仙的修道者……都倾心于,爱慕着她,求而不得。
    而主角却对他们不屑一顾,她说自己是纯爷们,永远都不会爱上男人,直到有一天……她于雪中,在梅园里赏花,即兴吟诵着历朝历代的名诗经句,不小心脚下一滑,跌入了那样一个温暖宽厚的胸膛怀抱里——她脸蛋发热,心如小鹿乱撞,她……
    这都说的什么吗!姬蓝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既没万炮齐发,又没地毯式轰炸,也没排队枪毙或战壕冲锋,甚至大刀长矛,弓弩攒射都没有,没有一点点她喜闻乐见的旧世纪元素,她觉得无聊极了——正这般想着,驾驶舱猛地一顿,接着就是一阵噩梦般的天旋地转。
    半晌,姬蓝霖才醒过神来——她木然地望了一眼手中撒得一干二净的爆米花桶。
    噗嗤一声,冒着白烟的舱盖从外边被撬开了。
    “小贼,你平时傻兮兮的,没想到竟有驾驶工程机器人的天份。”
    姬蓝霖无言以对,她解开安全带,站起身,越过薇拉的肩膀往后望去——这几乎是一个屠宰场。
    “浮尸”要不是被当胸锯成数截,要不就是被灼烧焚化成一滩焦肉,有好几只甚至被踩成,砸成肉泥,陷进地里,还有好几只目测有4,5百公斤重的肥胖“浮尸”,它们更是和火腿一样,被片成了一片一片的。
    “这些胖子非常危险,它们体内充斥着易爆气体,见一点点火星就会整个炸开,最后它们围上来准备擒抱你,我还以为你死定了,没想到……我从没见过这种操作,呼呼呼!就像大风车!你还即时关闭了焊枪,调整了圆锯转速,居然连一点火星都没产生……小贼,你不去学操作挖掘机和工程机械,真是可惜了!”薇拉遗憾地摇头。
    “呃……”
    “不说这个了,桥架好了,我们出发吧。”薇拉定定地望着姬蓝霖,朝她伸出手。


同类推荐: 喜欢藏不住(1v1,H)英雄联盟系统之异界穿越熟人作案po桑如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超级改造手机EXO之心火全民:召唤物全是SSS级天赋人性禁岛(全本-全三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