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星蓝摇曳(GL,科幻军事类,姐妹百合肉文) 第120章奇怪的女孩,奇怪的狗

第120章奇怪的女孩,奇怪的狗

    第120章    奇怪的女孩,奇怪的狗
    姬蓝霖待在了水洼旁,等候着那个虚无缥缈的倒影。
    无论潮水上涌,海浪冲刷,雾气弥漫抑或狂风肆掠。
    她并未寻找食物,渴了,也只是饮鸩止渴地喝海水。
    也没建立庇护所,只是任自己被风吹雨淋。
    奇怪的是,这具明明虚弱不堪的躯体,却出乎她意料的顽强。
    等啊等,就这样,她躺在水洼旁,涌潮泛起的泥沙,渐渐漫过她的膝盖,盖住她的胸膛,最后掩埋她的脸。
    她像一条冬眠的蛇,半梦半醒间蜷在泥沙里,一动也不动,她恍惚间觉得,其实这样也不错。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迷迷糊糊中,听到……
    “汪汪!”
    “嘘——狗哥,小声点。”
    “汪!”
    “嗯?这底下埋着东西?能吃吗?难道是泥涂鱼?这个经纬度,可只有它们会在滩涂底下筑巢。”
    覆盖在姬蓝霖身上,将她与现世隔绝,带给她安全感的厚重泥沙被掘开移走——此时此刻的她,就像条见不得光的泥涂鱼,虽休眠着,躯体渐渐暴露在空气中的深切不安感,依然驱使她无意识地往更深的泥沙里钻去。
    可惜,她不是泥涂鱼,也没有锋利的鳍肢,如此,也只是徒劳而已。
    “感染者?不对!监测器没反应!难道……是人?可它这样子居然都活着!不可置信,到底是只什么怪物啊!”
    “汪!”
    “好好好!听你的,不玩了。”
    即使闭着眼睛,光线也明亮得刺眼,面具下,姬蓝霖苏醒过来,可她依旧睫眉紧蹙,双眸紧阖——她不想醒来,她不愿面对,更不愿接受所谓的真实。
    她被人用绳索系着,拖进海浪里。
    浪花哗哗地,往复不休地冲刷着她,洗去她身上的泥沙,灌进她的肺里。
    她难过地咳嗽着,依然不愿睁眼。
    “看体型像是女人或小孩子,应该是灾民吧,呃!奇怪!揭不开他的狗头面具。”明明是纤细稚嫩的女孩声,听语气却很是刻薄和老成。
    “狗哥,你的意见是?”
    “汪!”
    “未知感染体?嗯,我明白了。来,搭把手,我们把他拖上来一把火烧掉。”
    “咳咳!请……请等一下。”此刻,再是不愿,姬蓝霖也装死不下去了,她一手支在地上半坐起身,一手拍打胸口,吐出咸腥的海水。
    永雾岛上罕有的曦弱阳光,透过高天的云层,洒在沙滩上,映出面前一人一犬的剪影。
    看样子,是一条瘦小的狗,和一个十三四岁年纪的女孩子。
    视野的边缘,还敏锐地捕捉到了女孩棕褐色的,破破烂烂的裙沿,以及那双满是伤痕淤青的白皙小脚。
    姬蓝霖胆怯地垂下眸子,目光避过面前这两道身影。
    “请……请问,我一定要死么?”
    “嘿!这什么话!你这感染体也是奇怪!你当人早死过了,还谈什么死不死的!况且,我们好心好意帮你,你不仅不感恩,听口气我们还在做坏事似得?啧!套用旧世界东方一句古谚语——‘好心当做驴肝肺!’”姬蓝霖甫一开口,气氛就陷入诡秘的寂静当中,直到一声犬吠,女孩子才如梦初醒般,一口气不停歇抑扬顿挫地说出这一大段话。
    听起来……很有道理,姬蓝霖明晓,自己的确是死过了,也理应被如此对待,可是……
    “我……答应过一个人的,要陪着她;我还想找到一个人……虽然我知道这些……再也做不到了,但是,我……”姬蓝霖咽了口唾沫,略为润湿酸痒干涩的嗓子:“我……还是想试下,这样……即使我最后违背了诺言和愿望,她们也不会太怪我的吧……”
    “不行!感染体应立即清除!否则感染会急遽扩散!受害的人会更多!”
    “这样啊……我知道了。”不知为何,虽然被回绝了,姬蓝霖依然觉得这一人一狗比预想的要好相处些,心下稍安,她羽睫轻颤着,小心翼翼地将视线上移一寸,系到女孩的靴子,和“狗哥”的前爪上。
    “那……可不可以不用火烧……可以用枪,炸弹,刀的话……”姬蓝霖明眸轻眨,犹豫了一会,道:“用刀其实……也可以吧。”
    “当然!有药就最好了!那种……毒药。”意识到声音略大有些失礼,姬蓝霖尴尬地揉着衣角,努力压抑期盼之情:“最好是那种一点都不苦的,嗯,当然甜的更好,吃一点点就会立即死掉,一点都不疼的那种……”她咽了口唾沫:“但火……唯独火不行。”
    “你怕火?这不就对了?”女孩敲了个响指:“彻底清除感染的最佳方案!就是火!话说回来,你不怕的法子我们还不敢试呢!天知道能不能彻底把你解决!万一二次变异又怎么办!算你头上?”
    “怎么……这样啊……”
    “不行的,还是不行……”姬蓝霖摇头:“我不要了……再也不要了,不……”渐渐的,她声音越来越低,直至几不可闻。
    她诡异地僵在那,一动也不动了,斗篷下边,响起轻微的,类似骨折的奇怪咔嚓声。
    “喂……”本来还想再挤兑这只奇怪的意识残留感染体一二,可一瞬间,女孩忽然寒毛直竖——她一只脚仿佛踏进了深不见底的冰渊里。
    一旁狗哥狗鼻子顶了她的口袋好几下,她才懵懵懂懂地从口袋里掏出监测器——梦游似地盯着屏显。
    “220……”她的脸被警示光染了个鲜红,这四个月里,她还从未见过这么高的污染数值,她不可置信地重重眨了眨眼睛。
    “见鬼!260!”她下意识退后一大步,手忙脚乱地关闭监测器,急急忙忙地搓热手心,然后重启。
    “……”她目瞪口呆,旋即反应过来。
    “我——我我操!!等!等等等等!!”
    “对了!药!!你要的药!”女孩手忙脚乱地胡乱比划着:“甜的咸的!百合味的草榴味的都……通通都有!事情还没到那种地……地步!有意见我们商商商量……”正是女性独有的直觉,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她。
    一瞬间,监测屏黯淡下去,女孩顿时如释重负,她脱力似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不甚文雅地叉开双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这边厢,姬蓝霖也回复神智,稍稍别开视线。
    “能借我些吗?”
    “我我没有……噢!不对我知道哪里有!有的有的!”女孩不小心咬了舌头,连疼痛都来不及感觉,她又飞快地补充。
    姬蓝霖疑惑地歪头。
    “4号居住区!就是爬上防波堤后一眼就能看到的那个!里边的医疗站就有这个药!”
    “医疗站?具体位置是?能带……”
    “咳咳!咳咳咳!”女孩被呛到似地使劲拍着胸膛:“不用了!很好找!很好找的!哪里感染体多你就往哪儿钻!很快能找到的!”
    “可这么多感染体……”
    “可以的!你要相信自己!你甚至都不用躲!相反!看到那种瞅了你一眼转身拔腿就跑的大个子感染体!你还得冲上去追着打!狠狠地打!记住!它们跑得越快!说明药就越可能在它们身上!不然它们跑干甚么!”
    “真的……吗?”姬蓝霖将信将疑,她还是搞不太明白此中的逻辑,不过女孩正是天真烂漫,纯洁无暇的年纪,总不会骗人的。
    “谢谢,那找到药后,我……”
    “不用不用!不用找我了!”女孩连连摆手:“你自己一口灌下去就好!喝不死换一瓶,再不济再灌!我相信你的自觉!我做好事向来不留名!再见了拜拜啦您啊!青山绿水后会无期!”
    姬蓝霖还想说些什么,一抬眸,便察觉那女孩早已像被狗撵着似得一溜烟跑了好远了——当然,她身后也的确追着一条狗,同样跑得飞快,这狗黄色皮毛,体型匀称而紧凑,狗鼻子尖尖的,不知为何,看起来有些滑稽。
    依稀记得,貌似是某种血脉古老尊崇,源自旧世纪的名贵犬种,好像叫“土狗”?勉力回忆“生前”的记忆,姬蓝霖头疼欲裂,她敛住思绪,复又细细打量“狗哥”。
    “狗哥”嘴里叼着挎肩包,是女孩匆忙间落下的,它步履杂乱,本来就有些狼狈逃窜的感觉,被姬蓝霖细细一瞧,顿时更像被钉子扎了似得,狗腿绊狗腿,当即摔了个狗吃屎——这下它包也不要了,贴地火箭似地一下蹿出好远,好像也被狗撵着似得。
    奇怪的女孩,奇怪的狗……
    姬蓝霖一瘸一拐地上前,捡起挎肩包,打开。
    里边有少许食物,小半瓶水,一包包起来的,包含线缆,钉子,胶合剂之类的杂物,还有一张标记好的纸质地图,以及一张清单。
    清单是用歪歪斜斜的表音标准语写得,不少单词都拼错了,上面写着:
    【本周需求:】
    【玩具——庇护所只有一套玩具,杰罗和康斯坦丁总抢着玩,谁也不让谁,我得再找一套,否则他俩迟早得拆了庇护所!我真不懂他们!他们也就比我小四岁!        备注:去幼儿园或物资供应站碰碰运气】
    【喀拉奶奶的猫——喀拉奶奶说她的猫落在了首都星,没有猫她浑身难受,呃……我和狗哥都快被她念叨得神经衰弱了,我俩才是浑身难受——总之!我得赶紧想办法!    备注:找只猫,杀掉,剥皮,做成皮套,然后让狗哥穿上先应付下】
    ……
    【抗毒素——这是最优先事项!米凯尔的妈妈被感染体咬了,估计后天会变化,在那之前,我和狗哥至少得找到一瓶抗毒素延缓她的病情。    备注:我可以回研究所找我爸要,或者去医疗站找找】
    “妈妈……”
    姬蓝霖指尖覆在这个词上,不自禁地,喃喃自语。


同类推荐: 喜欢藏不住(1v1,H)英雄联盟系统之异界穿越熟人作案po桑如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超级改造手机EXO之心火全民:召唤物全是SSS级天赋人性禁岛(全本-全三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