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星蓝摇曳(GL,科幻军事类,姐妹百合肉文) 第117章:回收任务

第117章:回收任务

    永雾岛诺维亚因子爆发后的第89天      主火山口,危化品处理中心
    背靠主火山口,坐落在灼热的火山岩上的危化品处理中心,是一座守备森严,地形险要的堡垒,由4层楼高的钢筋混凝土环形防护墙围成,墙垣上还布置了高压电网阻隔攀爬,每隔十余米,就有一挺安装在滑轨上,可以自动调整射击位置的“荆棘草”自行机枪,一些关键防御位置,甚至设置了火力强大的30mm自动机炮。
    除了地下连通火山口的熔岩池外,处理中心唯一的出入口,就是一扇20厘米厚的重型装甲闸门了,闸门材质与新联M7A3主战坦克的主装甲一致,即使装备88mm电热反坦克炮的“袋狼”重装机甲,也需要反复射击才能击穿。
    这样的防御,除非动用军队,否则仅靠岛上的灾民,或者一般的“感染体”,自然是绝难攻破的。
    此时此刻,处理中心正门方向的缓坡上,就出现了7只体表硬化发黑,身形极度消瘦,几似骷髅,代号“饿死鬼”的“Ⅱ级感染体”(注21)。它们敏捷而迅速地避过地上一个个喷射着灼热气体的火山岩隙,一边伸长脖子,四下张望,好似寻觅着什么。最终,它们停在了一堵及膝高的矮墙前,这墙被漆成醒目的白红色,上面写着“禁止进入,违者击毙”的警告。
    这些遭受诺维亚因子感染的“饿死鬼”人性泯灭,自然是看不懂的,不过矮墙内缘,被机枪和机炮扫射得七零八落,遍地的人类抑或感染体的尸块残骸,以及冲天的腥臭血锈味,就给了它们最直接的警示。
    不过对于旧消化系统溃烂殆尽,又未生出新的消化器官,永远遭受饥饿折磨的“饿死鬼”们而言,这些警示也是巨大的诱惑。
    然而,诱惑也往往伴随着危险。这些“饿死鬼”踟蹰不前间,一只耐不住饥饿,捞起同类的爪子就啃,后者挥起扭曲的尖锐骨爪,反手一划,倒将前者脑袋自颈骨处裁纸似地划拉下来——其它“饿死鬼”一拥而上,眨眼便将这具无头尸体连皮带骨地拆吃了干干净净。
    然而皮包骨似的同类身上并没有几两肉,短暂的聚餐之后,这些怪物又齐齐蹲在矮墙前,“目光灼灼”地死死盯住了矮墙内那一地的“美味”。
    终于,一只“饿死鬼”小心翼翼地将头颅探过矮墙,它张开遍布细碎尖牙的骨质颚口,颈骨扭转180度,黑洞洞的眼眶盯着处理中心防护墙上那一挺挺自行机枪。
    没有动静。
    “饿死鬼”缓缓跨过矮墙,一步一顿地爬了几步。
    枪管依旧耸拉着,什么都没发生。
    它迅捷地跳到距矮墙最近的,一具身形壮硕的男性灾民尸身上,像蛇吞食猎物一般,弯腰一探,将骨质颚口张开到极限,尖锐的细牙刮住颅骨两侧,咔嚓一声就将男尸的头颅扯了下来。
    其它“饿死鬼”也一拥而上,齐齐撕咬啃食起尸体,其中一只将血淋淋的骨爪探入男尸肚膛,扯出了内里的脏器,和其它感染体一样,“饿死鬼”也对人类柔软多汁,易于咀嚼的内脏有着特殊的偏爱。
    将这一大团相互缠结的脏器放入口中咀嚼,叮的一声,这只“饿死鬼”却咬着了什么硬物。
    它将硬物吐了出来——这是一枚红绿色涂装的智能定向燃烧手雷(注22)。
    手雷还未坠地,就砰的一声炸成了6道凝胶液流,液流当空爆燃,化作有如实质的白炽火柱,其中5道火柱撞在了围住尸体的5只“饿死鬼”头颅上,这些怪物脑袋瞬间就像雪糕一样烧化了,最后一道火柱当胸打在男尸身上“饿死鬼”突出的脊椎骨节上。
    这只“饿死鬼”趴在地上没爬两步,脊椎就烧断了,灼热的白焰,以它的胸膛为中心,很快烧出了一个焦黑的大窟窿,刺目的火熊熊燃烧,直到将这怪物烧成了一滩灰烬,才附在黝黑的火山岩上,渐渐熄灭。
    不远处,一块不甚显眼的黑色火山岩块,原本粗粝多孔的表面,忽得变得银绸一般柔顺银亮。
    “银绸子”被掀开,一名新联士兵,一条机械狗从底下钻了出来。
    士兵身着溅满乌黑血渍的HIS半动力装甲,背着沉重的燃料箱,揣着把club激光烧蚀器,是精锐步兵的装束;机械狗原型为“柯基”战斗侦查机械犬,这里将武器和伪装模块拆掉了,加装了额外的货物挂架,使得功能更为偏补给与支持。
    “‘尾巴’做掉了,防卫系统也确实离线了”士兵将银色的“环境自适应伪装布”(注23)收好,捆在机械犬的挂架上,些许自言自语的嫌疑说:“连对优先级最高的‘感染体’都没反应,看来主电源,备用电源都故障了,不会因为污染而被误击了,走吧,卡卡。”
    “汪!”名叫卡卡的机械犬歪了下“脑袋”,呃不,应该说是全景摄像头——不过外面别出心裁地套了个单向透明的塑胶狗头套。乍一看,还真有些像狗。
    感染体遭受重创后,偶尔存在假死的现象,因此一人一狗也是打起十二分精神,相互掩护,徐徐穿过警戒区,来到入口闸门处。
    打开卡卡背部的电池箱,士兵取出三块沉甸甸的,满是血迹的中型能量电池——区别于G47,mpl等枪械使用的次级能量电池,这型电池储能更多,功率更大,当然也更庞大沉重,常用于单兵装甲供能,因为被击中可能殉爆,一般安装在装甲服腰后侧上方的电池槽中,以附加装甲片重点防护。
    “这是维柯斯的,这是弗拉的,最底下这块是队长的。”士兵絮絮叨叨地,将剩余电池一块块插入外部供电箱,激活手动控制面板,沉重的装甲闸门终于在隆隆声中缓缓开启。
    一人一狗进入消洗通道,并未触发消洗系统。他们很快发觉,通道两侧,原本光滑的不锈钢护墙上,不知为何长出了许多奇怪的,黏腻腥臭的肉色生物组织,还一收一缩地蠕动着——墙垣上,一挺自行机枪被它们整个裹住了,枪管无力地耸拉着。
    行至消洗通道的尽头,路被彻底堵住了,肉质物纵横交错,长成了一团动物内脏似的肉墙。士兵拾起一块铝合金板朝上一扔,肉墙一阵翻动,瞬间便将铝板裹着吞了进去。
    【污染水准:206】
    【警告!侦测到感染体,感染等级Ⅳ,类型“吞噬者”】
    “好好好!一进门就是4级感染体……卡卡,你出门没刷牙?今天我们运气可不大好。”士兵絮絮叨叨地取下作为副武器的G47突击步枪,安在机械犬背部武器挂架上——原装9mm机枪拆了,挂架却保留着,机械犬可以借此操控轻武器,提供支援火力。
    “汪!”卡卡歪了下“狗头”,它转过躯干,当即打出三发单点射,子弹轻易钻入肉墙,凿出深深的弹孔。
    但没什么用,伤口附近的组织翻滚着,下一秒弹孔就消失了。
    “卡卡,换空尖弹,之字形射击路径,找那块铝。”
    空尖弹穿甲能力弱,但对生物组织杀伤力强,弹头射入体内后会“炸开”,导致大范围的损伤和空腔,尤其适于对付无甲的感染体。
    果不其然,更换弹种后,肉沫四溅间,肉墙上立即被扫射出一个个头颅大小的肉洞,创口附近的生物组织剧烈蠕动,翻滚着,仍旧试图在恢复创口,但复原速度已经慢了许多。
    感染体素来以“不挑食”闻名,“吞噬者”更是做到了极致——基本上,只要是能氧化放热的物体它都“吃”,除了有机物,还包括钢,铝,塑胶等无机物,区别无非是“消化”速度快慢罢了。而“消化”这些物体,必要条件就是充足的氧气。
    因此,被吞噬者吞掉的东西,往往会埋在距体表较浅的位置。
    如此,在空尖弹的疯狂扫射下,吞噬者体内的情形也渐渐显露出来——好几具半白骨化的人类尸骸;半截被腐蚀得千疮百孔的感染体残骸;几把因为氧化生锈,而变成红棕色的钢制器具;一把损坏的mpl冲锋枪……
    士兵没有找到最理想的,诸如燃烧手雷,能量电池之类的爆炸物,不过眼尖的他很快找到了铝板。
    “停止射击!后退!”他下达命令,一边举起预热许久的club激光烧蚀器,以低功率光束照准铝板。
    吞噬者很快恢复过来,暴露的铝板被它重新掩盖,裹住,空尖弹留下的硕大弹痕,也很快被挤压变形,只留下一条细小的深缝。
    就在这时,一柄灼热的“阳光之矛”,精准地贯穿细缝,深深钉入了这怪物体内。
    激光束以最高功率维持了4秒,旋即熄灭了,士兵甩手扔掉能量耗尽,热得发烫的激光器,纵身两步扑倒在地。
    吞噬者猛地一缩,仿佛一个受到惊吓的小学生,它的体表开始逸出丝丝沸烫的,带着点肉香的白色蒸气。
    接着,毫无征兆地,被烫得焦黑,几近碳化,  又被凝固的铝液裹着,仿佛铝锭一般坚硬的碎肉块炸得四散飞溅。
    头盔就像被横飞的弹片击中一般,被砸得哐哐作响,士兵在地上躺了会,半晌才翻身爬起,卸掉用尽的燃料箱,摸了摸卡卡的脑袋,他将G47拆卸下来。
    卡卡晃了晃脑袋。
    “哈哈!卡卡,你的枪就是我的枪,你说是不是?”
    吞噬者的主体肉墙已经停止蠕动,正面被炸出一个大洞,足可供一人钻过。
    洞壁一些部分变成了银色的,附着仍有余温的凝固铝壳,一些铝液甚至顺着孔隙浸润到了吞噬者的其它部位——这只不可一世的怪物,现在就像一个用铝液从体内浇筑成形的标本,即使活着也动弹不得了。
    “觉不觉这个洞有些古怪?像被坦克炮打了似得?”
    “汪!”卡卡点头。
    士兵打开G47保险,又随手朝肉墙射几两枪,然而就像打死猪肉一样,毫无反应。
    “不管了,时间要紧。这种深奥的问题,还是留给教授他们吧。”士兵挠了挠头盔。
    “汪汪汪!”卡卡大叫起来,它围着士兵不断地绕起了圈,还顶着士兵的脚直往后推。
    “程序又不稳定了?放心,我回去叫维修班的人帮你看下。  ”卡卡越来越像条真狗了,士兵这样想着,摸了摸机械狗的脑袋,背着枪转身钻进了洞里。
    一切发生得如此突然。
    当士兵终于发觉肉洞越缩越小时,他已经动弹不得了,就像被树脂淹没,行将化为琥珀的昆虫。那黏腻的生物组织相互挤压交缠着,在他的头盔面罩上不断蠕动。
    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做不了——身着HIS半动力装甲,他一拳可以打穿一堵墙,但现下却无处使力。
    挣扎了一会,依然没有用处,终于,他有些释然地,长长舒了口气。
    这一刻,着实等了许久了。
    具体有多久呢?说起来,从小队出发,到现在也不过两周而已,只是,总感觉像过了一百年。
    三个月前,忽然出现的“零号病人”,就像一丁点从天而降的火星,毫无征兆地,“点燃”了整座岛屿。
    “必须回收‘零号’!否则,污染范围将不断扩大,今天是永雾岛,明天是暮雾海,后天……也许就是整颗星球了。我们难道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父母妻儿,被这些怪物残忍地杀害吗!?”
    齐斯特教授的话,言犹在耳,亲眼见过感染体屠虐人类惨状的他,也毫不怀疑。
    和这里多数士兵一样,他也扎根于琳琅星,土生土长。
    所以!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不允许!
    启程,队伍从初时的斗志昂扬,到静默无声。
    战友一个接一个倒下,每前进一步,都踩着同伴身上渗出的鲜血。
    无论处境多么危险艰苦,心也未曾动摇。
    可是,不知何时起……
    他忽然觉得,有些累了。
    为什么……偏偏是他?
    比起背负无数希冀,被战友尸首托起的幸存者,他宁愿当一名自私地将重任托付给同伴的,安然离去之人。
    不过现在好了,他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他已经尽全力了。
    【卡卡!卡卡!听到请回答!】
    【汪!汪汪!】终于,在无线电里,嘈杂的本底噪声中,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士兵松了口气。
    【卡卡!我已无法挣脱!我将过载能量电池(注24),替你扫平障碍,请继续前进!重复一遍……】
    一切也结束得如此突然。
    来不及再复述一遍,强大的冲击波就穿过肉墙,猝然而至,像一柄重锤当胸砸在胸口,几乎将他生生震晕过去。禁锢住他的吞噬者,也好似一条想要勒死猎物,却被斩下蛇头的巨蟒,猝然松弛下来。
    士兵挣扎着钻出这堆死去的烂肉。
    而肉墙的另一侧,燃起了熊熊的蓝火。
    电池被引燃或殉爆的火,是黑蓝色的,为厄运之火;
    电池作为武器燃起的火,是红蓝色的,乃毁灭之火;
    唯有以灵魂为薪,凝炼着决意之火,才会如斯纯净晶莹,摇曳盛放间,宛如绽开到极致,又行将萎谢的星蓝花(注25)。
    机械也会有灵魂吗?士兵并不知晓。不过他能肯定的是,以往每每跑在他前面的机械犬,这次又快了他一步。
    驻足了一会,他取下背后的枪,转过身去,继续前行。
    “Ⅱ级感染体”(注21):以齐斯特教授,威斯丁研究员,诺玛博士为代表的新联学术界,将诺维娅因子感染体分为Ⅰ-Ⅶ  7级。等级越高的感染体,体内诺维娅因子浓度越高,异化程度越高。一般而言,高水准的环境诺维娅因子容易催生高级感染体,反过来高级感染体又会增加所处环境的诺维娅因子水准。
    分级初衷是为了便于学术研究,但渐渐的,士兵们发现高级感染体危险性也往往更强。
    智能定向燃烧手雷(注22):原型是新联产智能定向燃烧地雷,广受好评后发展了手雷版。手雷结构特殊,接近敌人后凌空引爆,装载的改性高燃凝胶会根据攻击范围内的敌人数量,位置,分成一定束数射向敌人。
    凝束的高燃凝胶温度极高,耐燃性极强,会附着肉体持续阴燃或灼烧,不采取有力措施的话,受害者多会被灰化。
    环境自适应伪装布(注23):自适应迷彩布的升级版,不仅有掩蔽功能,还能根据环境情况,主动变形,模拟,伪装出与环境相符的物体,甚至可以一定程度上改变手感。
    过载能量电池(注24):能量电池本身具备不稳定性,过载能量电池将引发爆炸,爆炸会燃起罕见的蓝色火焰。这里的过载,是指士兵打算强制过载安装在HIS半动力装甲服中的能量电池,引发自爆。文中卡卡正是过载了供应它能源的能量电池,通过自爆炸死了吞噬者,救出了士兵。
    星蓝花(注25):“星蓝花,那是世间最美丽的花,传说找到它的人,就能找到幸福。”


同类推荐: 喜欢藏不住(1v1,H)英雄联盟系统之异界穿越熟人作案po桑如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超级改造手机EXO之心火全民:召唤物全是SSS级天赋人性禁岛(全本-全三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