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星蓝摇曳(GL,科幻军事类,姐妹百合肉文) 第109章伏击

第109章伏击

    约莫等了十数分钟,敌人仍未出现,姬蓝霖便等不及了,现在的时间,于她而言异常宝贵,越早一分钟找到医疗补给,越早一分钟返回静影星,她就能越早一分钟帮到那人,与滢重聚。
    只是,若敌人改变了线路,难道也要一直等吗?与其如此,还不如主动去寻对方呢!这般想着,姬蓝霖正打算离开掩体,便通过战术目镜,接收到了这样的指令。
    “别动!敌人有侦察机器人,这里的环境很怪异,声和热探测效果也不好,小心点!”
    “可是……我……”
    “别说了,还是先抓紧时间,熟悉下战术目镜吧!”
    女兵指的战术目镜,是刚才她从战友头盔中取出,稍事调试之后,扔给姬蓝霖的一个电子装置,造型类似护目镜,内侧有一些电极之类的结构。姬蓝霖戴上后,手中的“戟式”突击步枪,身上的NOKI电子板就自动和其建立了数据联通。
    战术目镜处理步枪和电子板的反馈信息,并将其可视化,直接投影到了姬蓝霖的视网膜上。现在,少女只用睁开眼睛,在视野左上角就会自动显示武器型号,完备状况,弹种和载弹量,以及备用武器,再也不用低头查看了;视野中甚至还出现了一个圆形蓝色准心,姬蓝霖抬高枪口,准心上移;持枪略微瞄准远处的一根石柱,准心便对到了石柱上面,原来这准心,是战术目镜协调突击步枪,建立的虚拟准心,这样的话,以后就不一定要遵循标准射击姿势了,运动射击的准度也得以提高。
    不知战术目镜能否和步枪瞄准镜建立联系,这样想着,姬蓝霖盯紧准心,心里默念4,果然,“戟式”的电子瞄准镜便放大四倍,并通过战术目镜,将图像投影到了她的视网膜上。类似这种全景投影,战术目镜会事先调整外侧感光层,隔绝环境光,姬蓝霖只能看到4倍的全景,一时间感觉很不习惯,有些头晕。不过效果倒还不错,石柱的线条,细节区域如今纤毫毕现了,可以方便的瞄准细小区域。
    除此之外,视野左下角还多了个圆形的,雷达一样的图样,姬蓝霖知道这里可以通过多普勒效应,显示以自己为中心,一定范围内的运动目标,不过需要探测设备支持。
    视野右下角是生命体征,健康状况和防护状况,姬蓝霖目前的健康状况,是刺眼的红黄色,心律过快,血压过高;她的防护水准也很低,只有Ⅰ级,远低于根据先前接敌状况,得出的系统建议值Ⅵ级。
    视野的顶部,则是一些温度,湿度,风向,风强和重力加速度之类的环境数值,不过缺乏配套的探测装置,所以没有显示,旁边是一迭文件图标,那应当是NOKI电子板共享的文件菜单,再旁边,就是电量了——似乎,好像,也许,已经见底了的样子……
    姬蓝霖只瞟了一眼,战术目镜就自动关闭了,变成了普通的护目镜,连带她身上穿着的迷彩斗篷,也耗尽电量,从自适应模式,回到了城市迷彩的本色……
    是了,绝大多数的单兵战术系统,都是靠单兵装甲供能的,这战术目镜能耗不低,姬蓝霖的自适应迷彩斗篷的剩余电量少的可怜,如此,便没电了……
    自然,和女兵也断了联系,姬蓝霖不安地蹭了蹭石柱,自石柱后方探出脑袋,朝女兵潜伏的位置飞速望了眼,却什么都没找到。
    真是糟糕——这般想着,正当她思索该如何与女兵取得联系之时,几步外的花丛中,忽然微微晃动起来,接着就是底下悉悉索索的轻响。
    少女心神一震,她将枪口瞄准发出声响的位置,严阵以待,可就在这时,声音消失了。
    走了么?注视着毫无动静的花丛,姬蓝霖思忖着,她不知那到底是什么玩意——不过看到这里遍地的白花,想来生态系统也自成体系,应当是什么本地生物才对,也不知道危不危险。
    不过,现在可不是顾及这个的时候,不管脚底下潜伏的是什么,只要它不妨害自己就好,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这般想着,姬蓝霖刚刚垂下枪口,放松心神,一条黑影,便箭也似的,毫无征兆地自她身边的花丛中飞射而出,攀到了她脖子上。
    这黑影动作之迅捷,以至于用了“血色幻梦”,反应速度和五感都显着提升的姬蓝霖,竟也猝不及防,只觉脖子一紧,便被死死勒住了。
    第一时间,就是气管被压迫的窒息感,以及食道被挤压的恶心感,姬蓝霖本能地吐出舌头,想多呼吸一些新鲜空气,却也是徒劳。勒住她脖颈的东西,力道非常的大,以至于虽然她第一时间就采取措施,两手攀住这东西,拼命地想要将其扯下来,也毫无效果。
    当真是死得不明不白——感受着与颈部一起,被勒得疼痛欲断的手指,姬蓝霖这样想着。她还发觉,自己反抗的力度越大,脖颈被勒的力道也越大,再这样反抗下去,颈椎直接被勒断,落个身首分离的下场,也不无可能。
    这样的死法,真的好难堪,不如,就这样……放弃?
    如此,兴许还能留个全尸——因为供血供氧不足,而略显迷糊的姬蓝霖,这样想道。
    自离开静影星后,虽然历经了许多艰辛,但这少女,本质上还是那个习惯赖在床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随心所欲的惫懒女孩儿,于她本心而言,有这样的想法,也合情合理。
    只是……今时不同以往。
    准备放弃的最后一刻,姬蓝霖突然想了起来,事到如今,自己的命,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了。
    答应了清滢的,不会离去,直到她不再需要自己……
    也答应了那个人的,只离开一会,不会很久,要她……等着自己……
    答应了的,又怎能不算数呢?
    所以……还不能死……
    陡然一瞬间,少女先前因惊惶而变得混沌的眸子,便明晰开来,她定了定神,松开一只手,自腰际抽出匕首,朝向颈间,俄而就是一剜一挑。
    雨轻亲赠与的复合纤维陶瓷匕首,足可开金削铁,加之有“血色幻梦”的效果,少女身手和感知比平时好上许多,这一削之下,结果并无疑问。
    一条墨绿色的,体表遍布鳞片,堪堪断成两截的“蛇”,被她自颈间扯下,扔到地上,用匕首斫了个稀烂。之所以说是“蛇”,因为这玩意虽然形状几乎和蛇一样,但无头无尾,取而代之的,两头是仿生的昆虫大复眼。
    “蛇”断开的截面,亦无鲜血流出,渗出的是清亮的液体,内里也并非肉质,而是一根根的,细小的,缠结在一起的人造肌肉纤维。
    这应当就是女兵所说的侦察机器人了,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蛇形的,而且还是较为高级的仿生类别,姬蓝霖有些后怕地摸了摸脖颈,入手却是一片湿粘润滑,她这才发觉,脖子也被匕首划破了。
    血很快浸透了胸前的衣裳,还好伤口不是很深,她只捂了会,便愈合完毕。
    只是,这样一来,她的身体愈加虚弱了,“血色幻梦”的效果,也渐渐出现减退的趋势,副作用亦开始凸显。
    很疼,很难受,很疲惫,还一阵阵的呼吸困难,喘不过气来,只想躺在地上,好好睡上一觉,睡个昏天黑地才好。
    只是,无论如何,现在不行——姬蓝霖勉力打起精神,又使用了一瓶“血色幻梦”。
    这种迷幻剂,对人体会产生强烈的副作用,除了休息之外,缓解的唯一方法,就是饮鸩止渴,使用更多的“血色幻梦”,将副作用爆发的时限推后,只是这样一来,对身体的损害也会呈几何级增大。
    又一次透支了体力,少女脸色苍白,摇摇欲坠地倚着石柱,候了好久,才堪堪缓过神来。
    抬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黑洞洞的枪口。
    都被侦察机器人发现了,被新联人捉个正着,也是自然而然的事,姬蓝霖唯一奇怪的是,对方为何不直接开枪呢?虽疑惑着,她还是双手抱头,转过身去,听凭发落。
    “隼鸟!隼鸟!我是鹈鹕!‘钥匙’已捕获!请求转运!”
    “收到,鹈鹕!隼鸟已在路上!请坚守‘钥匙’!请不惜一切代价!坚守‘钥匙’!”
    ‘钥匙’?那是什么?难道是指自己么?姬蓝霖稍稍有些迷糊,不说为何凭空得了这样一个代号,单新联人也知道自己会在这里,便很奇怪。
    对了,那女兵呢?
    正疑惑着,就听到身后一连串子弹被装甲弹开的嘈杂炸响,紧随其后的,便是宛如狂风暴雨般,压倒一切的机枪攒射声。
    滚烫的,澄黄色的12.7mm口径机枪弹弹壳,像下雨一样,叮叮当当地抛落到少女脚边。意识到新联士兵正背对着自己,姬蓝霖的身体便先于思维,纵身一跃,猝然向一旁的花丛之中斜扑而去。
    加装了枪榴弹的“戟式”突击步枪,正静静躺在那里,是方才她对付蛇形机器人时,失手丢过去的,巧合的是,因为花丛既深且密,亦未被新联士兵发现。
    重重摔在地上,不过因为“血色幻梦”,姬蓝霖倒也没觉得多疼,依仗着迷幻剂带来的反应速度,及身体协调性,她就势往地上一滚,顺手捞起“戟式”突击步枪,斜斜倚在地上,打开保险,略微瞄准背对自己的新联士兵,便扣动扳机。
    这么近的距离,加之枪榴弹的自导引特性,结果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了,可姬蓝霖于仓促之间,却忘了件事——她事先未调节“戟式”的磁加速强度。
    区别于她先前使用的SG9,“龙火”和阉割版的mpl冲锋枪,她手中的“戟式”,作为凰合制式军用步枪,加装有完备且强力的电磁加速系统,不仅如此,在先前的战斗中,为了对付装备“重载”动力装甲服的新联重装步兵,这把枪的前主人,还将加速效果调到了相当高的程度。
    简而言之,这一枪的后坐力,远远超出了姬蓝霖的设想,加之她躺倒在地,并无缓冲,仰射的姿势也不甚标准,右手肘关节即刻就被挫伤,脱臼了,余力未消的枪托还重重砸在了她胸口上,咔嚓两声,便是肋骨断裂的脆响。
    凰合的枪榴弹,在底部装有俘弹器,可用实弹发射,但前提是处于正常弹速下,可这一枪弹速太高,竟将俘弹器给直接打了个粉碎。
    不幸中的万幸,子弹并未击穿弹体,枪榴弹还是斜斜飞了出去,距离太短,榴弹刚刚展开翼片,还未来得及调整姿态,就斜斜撞在了新联重装步兵背后,庞大的供弹箱上。
    引信触发了,如果用高速摄像机拍摄的话,能够清晰的看到,一道白炽的金属射流,自弹体内部激射而出,像热刀切黄油一样,轻松洞穿了供弹箱,接着又携着更多的炽热残片,仿若火焰巨刃一般,重重斩在了新联士兵的动力装甲服上。
    凰合制破甲枪榴弹,可垂直穿透一米多厚的钢筋混凝土层,新联士兵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炸了个四分五裂,断掉的左手擎着盾牌,直直飞了出去,哐的一声重重砸在地上。
    距新联士兵数米远的姬蓝霖,亦受到爆炸波及,还好她周身忽然闪现的蓝色光幕挡住破片,救了她一命,纵是如此,她也被冲击波震得口鼻溢血。
    耳朵里一阵嗡嗡直响,什么都听不见,姬蓝霖掀开斗篷面罩,朝耳际触手一拭,指尖亦是刺目的血渍,原来耳膜也破了。
    不过还好,另一只耳朵还能用,姬蓝霖稍稍等了会,便恢复了部分听觉。
    右手肘关节脱臼了,还伴有撕裂伤,枪是不能拿的了,虽然万分可惜,她也只得舍了武器,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来。
    起身的时候,胸口也非常的疼,伴着呼吸,一阵阵地,是让人头皮发麻的剧烈刺痛,姬蓝霖明白,这应当是自己那几根被撞断的肋骨惹的祸了。
    喉咙里还不断有腥甜的血沫涌出来,鲜红色的,伴着许多泡沫,从气管中跑出来,是肺被肋骨刺破,咳出来的新血;至于暗红色的,从食道中呕出来的浊血,则是胃等脏器被震伤所致。
    这些可是好东西,可不能白白流了,姬蓝霖忍着反胃感,将这些腥香的血沫,一口口吞咽下去,毕竟她知晓,血液一旦过度流失,即使用再多的“血色幻梦”也是挽救不回来的——虽然这法子有没有用,她自己也不知道就是了。
    情况比她更为糟糕的凰合女兵,正倚坐在一根离这里约五十米远的石柱后面,背对这边,说是石柱,实则已经被从中间打断了,残存的柱体上,满是碗口大小的弹孔。
    从未想过,五十米的距离,竟也如此遥远。
    姬蓝霖勉强支撑着,走了过去。
    女兵的左手断了,她的下半身也被断裂的石柱砸在底下,碾成了肉泥。
    她还没死,姬蓝霖忽然觉得,自己的情况似乎也没那么糟糕。
    听到脚步声,女兵抬起头来,往这边瞥了眼,旋即露出惊讶的神情。
    “没想到……你真的……”
    “咳咳……该告诉我了……登陆点怎么走……还有……医……医疗包……”
    “你的肺破了。”
    “登……登陆点……”
    “别说话了,你在咳血,等下会有人来接你,至于医疗包,这就是。”言毕女兵真的从身后掏出一个医疗包来,递与姬蓝霖手中。
    “唉?你……”少女瞪大了一双冰玉清眸。
    女兵却未答疑解惑,微微颔首,只是道:“医疗包里有营养补充剂,以及缓解内出血的注射药,还有愈合泡沫,用吧。”
    “这样啊,真好!”少女闻言,眸子就是一亮,这样说着,她却没有开启医疗包,只是将这物什小心翼翼的,用水手布系了,捆在腰间。
    “你……”
    “咳咳……手不好使了……怕会掉……所以这样……”害怕对方觉得自己行为怪异,姬蓝霖连忙摆手,不自在地辩解着,她有些尴尬地拭着额间的汗水,无意识间,却将满手触目惊心的血红,抹到了那苍白的玉靥之上,仿若雪原冰湖之上,盛放到极致间,又行将萎谢的娇艳丹朱,令人心悦,却也心忧着,不知这一抹病态的绝美,何时会随风飘零。
    “为什么来这里!又为什么要医疗包!你自己既不用,又是给谁用的,告诉我!”女兵的语气突然急促且激烈起来。
    “给……给她用的……咳咳……她坠机了,身体很糟糕,很难受……”因为失血,姬蓝霖有些头晕,好半晌,她才懊恼地敲了敲头:“对了,她……她和你们是一起的……你们该……该去帮她……这些药不好……要医疗舱……要……要正规治疗……咳咳……”说的话有些多了,姬蓝霖激烈地咳起血来,鲜血自她嘴角溢出,流到腰间,将白色的医疗包也染得一片血红。
    心知那人,向来是喜爱洁净的,见到这光景,这少女立即便慌了,一手着急地擦拭着医疗包,岂不料越擦越脏,怎么都弄不干净,一时间,她的眼眶就微微泛红了。
    “走吧。”女兵忽然转过头去,说。
    “诶?不是说会……会来接我么?怎么又……”
    “走吧……走得越远越好……哪里都好……别相信……她们……”女兵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到后面,已经宛若梦呓了。
    姬蓝霖转过来,才发现,这人已经失了气息,她紧紧咬着唇,闭着眼睛,眼角犹自缀着一滴清泪,掌心之中,紧紧篡着一缕发带。
    类似的东西,姬蓝霖见过,例如伊莎的发带,不同的是,这一条在导路正中央,只留下一个镶嵌用的凹槽,唯独不见了那颗被称为棱玉的晶体。


同类推荐: 喜欢藏不住(1v1,H)英雄联盟系统之异界穿越熟人作案po桑如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超级改造手机EXO之心火全民:召唤物全是SSS级天赋人性禁岛(全本-全三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