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虞晚 分卷阅读193

分卷阅读193

    一百零九  教

    “要怎么?”

    ——要怎么?

    要命吧。

    说句实话,李傲下床的时候,还有五分精神以为自己是在梦游。

    提过一次了,说他睡眠好,这是真的,他鲜少有这种半途醒来的经历。可你也知道,睡着睡着觉,莫名其妙半途醒了的那块儿——短则三五分钟,长了说不好——大都精神矍铄得跟回光返照似的(知道什么意思,是故意这么用词的)。

    他在这种突如其来的清醒里茫然的坐了起来,有些迷惑有些不真实的摸了几把脸踩下了地,耳朵突然捕捉到一点声音和动静。

    接下来,你已经知道了。

    现在他站在这,咬牙切齿的——对,就是咬牙切齿,在床上那少女犹犹豫豫的问话后,咬牙切齿的反手关了门,迈开步子往床走,眼睛里好似有火星子在往外蹦——操!

    这什么情况!

    什么两个!

    什么时候回来的!什么时候进这个屋上这张床的!

    什么——

    “嗯”

    夜灯光线有限,但就凭现在虞晚的思维状态,即便光线充足也是于事无补的——她有些不满了,这个仰陷的高低差总体来说还是不那样舒服的,但方才雷霆那样含着她那儿舔实在是快乐,相比之下就不介意了。可现在怎么了呀?她没看得清,不知道怎么一眨眼,这眼里发绿盯着自己的人就成了两个两个就两个嘛,她就是觉得奇怪所以问一问两个就两个嘛!她不问就是了嘛,继续啦好不好嘛~

    “不要不动啦我不问了嘛~”

    少女哼哼了起来,在李傲烧灼的视线里抬起一侧光裸的腿,用内侧蹭了蹭雷霆的手臂。

    “继续嘛~好舒服的呀”

    继续嘛~

    好舒服的呀

    ——你给李傲找条活路呗。

    李傲人都不好了——或许又可以说,整个人都太好了。

    他听见自己抽了口气,就像特意去噪去背景之后,镜头视角切换到主人公的眼前,气流经过鼻翼进到肺叶,那么一点点的声音被夹在两片耳膜之间,互相传响到如同穿堂风冲过宅院,把地上的落叶和纸屑送出五米远。

    [都变成这样了啊。]

    那个余音打着转,贴在他视线的焦点上边做注解边感叹。

    [最开始的时候]

    最开始的时候,这样是看不见的。得摸下去,用手指尖其实用指腹更好,因为太小了,他又不是她那样的手摸下去,用指腹的一面整个贴上去来回摩擦,才能把那最娇贵的一小点肉核儿弄得探出点头来——太嫩了,那个时候太嫩了,这样弄弄就受不了的,又慌又怕,身子往前弯,腿也夹紧,夹得他手都动不了,一把嗓子发着颤、打着抖儿的问他这是在干什么呀好、好奇怪

    给你舒服啊。他这样回,裤裆里撑得要爆炸了,还是这会这样回,哄她不害怕,哄她把腿松一松,哄她说他要难受死了,给他摸摸吧,就摸摸啊不舒服吗?就刚刚那种感觉,不是舒服得小疙瘩都起来了吗?嗯?没有?不行啊,好学生怎么能骗人呢?

    不过再哄也是不肯说的,耳朵都红透了,还要闭着眼睛使劲摇头来否认,只有身体是诚实的,诚实的舒服,诚实的反馈。从来没被碰过的小阴蒂第一次被男生的手指磨得发热,舒服得大腿根都在发抖,肉缝里湿漉漉的渗出水来抽出来问水是从哪里来的时候也是怎么都不认账的,不肯看,还动手呢,要她抬头就掐他,怎么都不看——好好,不看不看,校服上的绣标都要被抠掉了哦哎哟——行,没事,咬吧咬吧,小爷不怕疼。

    [现在]

    李傲的目光像是被几寸长的钉子钉住了一样。

    妈的。那声音爆了句粗,但又紧接着的猛吸一口气,再接着,除却鼻子和嘴,其他每一窍不专司这个技能的部位都盛情代劳。

    这都被人专门玩出来了。他在这种眼耳过风的忽声里又酸又怒又兴奋的想。看看,看看现在的这颗小东西,这么红,这么鼓。得是被上了夹子夹、用过吸嘴吸才能弄成这个模样的吧?这连内裤都穿不好吧?她要怎么办啊?在学校里的时候是怎么过来的啊?是不是要悄悄的把打底用的袜子剪开,沿着缝合的线,剪开一条口子,把小逼和屁眼都露出来才能走路啊?

    说不定

    说不定还不止呢,弄成这么这么方便的样子那不就

    “正好,你按着,我拿个东西。”

    李傲一惊,登时从天灵盖处如潮水褪却般刮出一身鸡皮疙瘩,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上了床不提,而且上了手。少女的腰下垫着两个高枕,白嫩的腿根处都能瞧见两个男人捏出来的手印子,大大敞开的腿间一片水光潋滟,片刻前还在他脑子里发散开来横冲直撞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肿得像颗小豆,而自己的手,已经伸着摸了过去。

    雷霆说完,往边上一撑,利索的下了床,开门就走了——他刚说什么来着?

    “嗯~”

    没空想。这妖精今天白天闭着眼睛只搁那睡觉,都能勾得他耻出做贼的派势,把人奸得只能在把尿排精时挣扎着醒了片刻,何况现在。

    ——现在。

    这娇滴滴的一个犯了淫瘾似的,李傲敢打包票的,这姿势换到平时里,没个分把钟就持不住的,保准扭啊闹的让你换了。可现在,顾都不顾了,眼睛里碎着条银河似的望上来,花瓣般的嘴唇碰了碰,再碰了碰,声音都还打飘呢,打着飘还说呢——

    “嗯嗯好、好舒服~再来一次好不好?”

    妈的。

    敢情,就刚刚他不知道自己在干嘛那会会,雷霆又把人给口了个阴蒂高潮?

    ——哪这么快的!

    两个两个都是!

    李傲被这念头冲得又是一身鸡皮疙瘩翻回来,定睛一瞧,果真如此。这半倒仰着的一只,一张桃花面上晕得像醉酒,眼泪滴答滴答的,包着灯光的星星亮一颗一颗的顺着眼角往乌黑的发鬓里滚,小鼻子一吸一吸的,嘴也半开着合不拢可不就是被搞爽了的样子!

    爽得他一手指插进了口热乎乎的水窟窿里似的!

    难怪他睡醒了不见人!

    “再来次什么?”

    李傲绷不住了,口气酸得别提多明显,早说过了,他没服过什么人,但雷霆算一个。本以为在她这件事上头,雷霆无论如何都是不光明和落下风的那一个,结果陡的这样瞧着想着他还真没把人搞得巴巴的让他“再来一次”!

    这怎么受得了!

    这太伤自尊了!

    “舔舔就这么爽?比把你插得尿出一米远还爽?”

    李傲问,已经插进那口水穴里的手指拨弄着搅动,几乎已经听见了那水“咕噜”“咕噜”的声音。

    “嗳呀不要这样啦”

    “肚子都被老子的鸡巴撑鼓起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回事吧?不是爽得站都站不住吗?不是只求着要死了”

    “起开。”

    ——啥?!

    李傲猛的扭头,扭得脖子上的筋都一声巨响。

    雷霆手里拿了个黑色的布袋子,居然就已经“拿个东西”回来了,见他这样也只是眉头一挑。

    “别给你老李家丢人了,这样的话都问得出。”

    “”

    李傲憋得胸闷,其实他也不晓得自己怎么问出这种酸溜溜的话的,一时间完全想不到怎么反驳,余光里还看着那人咬着手指娇娇笑起来的模样,更是有进无出,舌头打了几下牙,哼哧哼冒出来句不忿:“我又没跟你似的——片叶不沾身”

    这话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雷霆已经拿着那包东西上了床,听了也不计较,拽着袋口把袋子打开,只安排做事:“行了,不会就多看着点——去把人抱了,等会有得她扭。”

    什么东西啊

    李傲心里跳快两下,想问什么还是忍住,挪到床头,伸臂把这一只不仅不明就里,而且还不太清醒的一只捞起来,自己当个背靠垫的把人原样弄着。

    少女的确不明就里,上一波阴蒂高潮扩出的余韵还有点尾巴,舒服得她哪儿都是软软绵绵的,由着这变多出来的一个人撤了枕头把自己靠着抱了,一点反抗的想法都没有,反而因为他这样抱着她,比她先前仰躺在枕头上要高些、舒服些,而开开心心的用脑袋蹭在他肩窝里动了动,像只被哄眯了眼的猫猫儿。

    “来叔叔教你。”

    雷霆看到了,依旧只是笑。哪种审美下都偏得硬朗的线条挑出一点笑的弧度,说得不疾不徐不紧不慢的,把黑布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袋子丢下床去。

    李傲愣了一秒,或者一秒半。

    “我操——用不着吧?我”

    “嗡——”

    “啧。”

    雷霆眼皮都没抬。

    “娇成这样,喊不要有什么好稀奇的。”

    少女还浑然不知,她这个姿势坐得舒服靠得也舒服,就在雷霆的话音里,还抬了被李傲用膝盖架开的一只小脚,去踩他的脚背——高度关系,没踩到。

    雷霆耸了下肩,动了下跪撑在床上的膝盖,挪了个正面对人。

    这个乌沉沉的影子盖到脸上来时,少女终于回了一点神——不过任谁被这一前一后两个热乎的大男人堵着了,都少不得感觉到点什么。

    “嗳”

    嗳。

    少女奶白的身子靠在李傲的身上,即便照明有限,也能比着看出那脂玉似的颜色,一溜儿裹着细细的胳膊纤长的腿蔓下来。男性筋肉紧实的腿从宽大的棉质中裤里伸出来,把少女做“M”字的架得门户大开,玉雪可爱的小只小脚只能垂到他踩实了的脚脖子那块,除了正缓缓淌出水来的阴户和饱饱的小屁股,哪哪都够不着床。

    换句话说,就是

    “要弄,就弄得真得发了骚,求着喊着要你来操啊。”

    ㈢щ丶HαǐΤ αńɡsんυщυ丶てο我M

    https://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借种( 1V1 高H)姜可(H)身体里的那个他蓝云时分博弈【古代 百合】下厨房白羊(校园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