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虞晚 分卷阅读190

分卷阅读190

    一百零六

    时间嘛,说慢慢说快快的。

    虞晚一半的时间都睡得晕晕乎乎的,当然感觉没干什么事天就黑了;李傲嘛

    天地可证,李傲这辈子都没做过这么偷偷摸摸一面唾着自己一面又完全停不下来的事。

    虞晚的确是睡得晕晕乎乎不能陪他玩儿的,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李傲觉得这简直有点儿更刺激了。

    ——他对怀里这软绵绵娇嫩嫩的一只算得上是教科书般的一见钟情,一生最心动啊这种感觉太闪耀了,怎样都磨灭不去。即便要解释“一见钟情”为“见色起意”,那也只能说是,上天垂爱撞大运,让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完全顺着他的审美和喜好长出来的人。

    唔,是咯。世间颜色万紫千红,有人喜欢御姐有人喜欢萝莉,李傲打从完完整整的看到虞晚的第一眼起就喜欢,从头到脚到头发丝儿都死死合住他的审美,这还不起意,世界上就没有起意这回事了。

    ——所以。

    所以。

    真的就很刺激。

    屋子里暖和嘛,再加上那么做,少女睡过去了的脸上还是红红的,像醉了酒,身子软绵绵的。她骨架秀气,手腕那就细细一握,李傲摸了会,想换个姿势抱的时候简直怕哪重了一点就给弄坏了,大气都不敢出。

    电视还开着嘛,李傲也没别的事,调了两轮台,哪个都不想看,但更舍不得把人放回床上睡,随便停到个频道上,感觉是部电影,就一边听着点调小了的声音,一边半抬着眼皮看了一会儿,看得实在无趣,还是别了眼。

    怀里的这一个睡相颇好,不蹬被子不挤人,呼吸的幅度都小小的,李傲垂着眼睛看了几分钟,感觉时间都静止了。

    “”

    “睡得这么沉”

    李傲嘟囔了一句,然后用肩膀颠了颠她,贴到她红润的唇上舔了舔,一点阻碍都没有的挤进了牙关噙住了小舌头,搅弄着吃了一会。

    “小坏蛋,自己舒服了就不管我了。”

    她这口肉穴实在是舒服,李傲舍不得出去,一直塞在里面,就见她顺着他颠的力道滑下去了一点,包着他龟头那一截的嫩肉缩了缩,又媚又柔,人却连眉头都没蹙一下。

    时·间·静·止。

    “”

    “操宝贝儿”

    李傲仰着脑袋叹了口气。

    “睡着了都这么会吃鸡巴早晚死在你身上。”

    嗯,是睡着了。

    她睡得又静又沉,巴掌大小的脸,浓密的眼睫盖过卧蚕部分,锦缎般的头发垂落着,才被亲吮过的红唇微微启着,精致恬美得像童话里描述的那位睡美人。

    李傲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碰她。食指的内缘,在她还蒸着一层桃花色的面颊上,滑过去。再有些屏息的贴下去亲了亲她还有点湿意的额角——她好香啊,不是那种香水的味道,很难形容,但是这样贴近来闻,好好闻,有种清甜清甜的感觉

    唔

    睡得这么沉。

    是不是,我做什么,她这会儿,都不会醒啊?

    这个念头像羽毛一样,从脑子里轻飘飘的往下落,落到胸腔里,挠得

    他整个人都痒了。

    ——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宁疼勿痒?

    对,就这个。

    宁疼勿痒。

    疼他能扛,挺能扛的,痒的话就

    就

    ——李傲感觉这没准都不是他自己在动。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脱了身出来的,总之,他翻箱倒柜的找出来几支墨水笔,又从衣柜里扯出几件T恤,基本上都是新的,比他还先住进这个屋子里——只要白的,面前有图案的不要,白的白的铺到床上,用蓝色的那支笔在胸口画了一道

    妈的,画反了,不是这边。

    再拿件好,这,对,就这,就这么长拎起来看看——行,差不多,差不多就是个这!

    好了好了!

    他简直有些脚步虚浮的冲回去。

    睡着了的女孩子全然不知,软绵绵的躺在沙发上由他为所欲为。

    身上汗湿了些的那件脱了,换成画了印子的这件。自己穿衣服几秒钟就能搞定的速度,给她穿这一件穿出一头热汗,好不容易穿上了拉平了把头发都捞出来散着了,站起来完完整整的瞧上一眼,哟豁,完蛋。

    世界上可能再也没有比现在这幅画面更中李傲的心与魂了。

    他的牙根发软——像是吃了一箩筐杨梅之后那样,豆腐卡进来都咬不动了的那种软——茶几下面的抽屉里就是工具箱,锃亮的剪刀拿出来,勾到领口的正中央。

    隐秘的

    隐秘的性趣和欲望。

    视觉上就是高中校服的上衣,弧度保守的领口从中央破开,豁口一点点,现在看着只像是锁边开了线。穿着它的少女肌肤柔白,面价酡红,纤细的两条胳膊叠在身后,睡沉了的模样就像就像

    就像是终于得手了的不轨者,把偷偷跟踪了三个礼拜的目标带到了自己的地盘上。关上门,锁上窗,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半个音节。

    当然了,不叫,就更好了。

    李傲小心的把自己架到虞晚的上面,一根头发都没压到的那种小心,手拽到“校服”领口处,方才被剪刀挑破了个开口的地方,捏稳了的、捏紧了的,往两边一扯。

    “嗤啦——”

    一头热汗唰啦就下来了。

    可这样都行,这样她都还是没有醒。

    李傲的心跳得比考完一整套体能项目之后还要快,呼吸的频率都要乱套了,两眼发红的看着自己伸手出去,把那被扯破的校服领口继续往下拉。少女包在里面的身子再无遮拦,肩膀和锁骨都薄薄的,弱不禁风的细瘦模样,偏生又鼓出两团粉白的奶肉,小兔子一样

    他还记得这里之前的尺寸,其实那个尺寸配在她身上要更“和谐”一点,有种没有被开垦过的初始感,奶头也是小小粉粉的两点。他第一次从衣服下面探进去揉到手里的时候没忍住,缓冲都没给她留一个,埋了脑袋下来就吃,把她吓着了。想也是,那么乖乖的一个好学生,黄图都没看过,以为答应了做男女朋友也就是牵牵手抱一抱,亲个嘴已经是最后一步,这样的纯纯认知陡的被击碎,可不就是吓得不要不要的,眼泪汪汪的问他为什么要吸那种地方,那是给宝宝吃奶的呀杀了他吧,他当时就这么想,他完蛋了,这条命迟早得交代在她身上。

    然后,这没准就是他那时想的“迟早”了。

    宝宝吃奶,uha?你要怎么有给宝宝吃的奶啊,uha?

    李傲鼻下都发热,咬着舌尖一点疼,才顺利的从那边缘都是线头须须的豁口里把那两团粉粉白白的奶子捧出来,先前他就在揉,好多奶啊,捏一下出一点——哦,那就是奶香咯?真棒啊,怎么就被人抢先了呢?怎么这都被人抢先了呢?妈的,妈的妈的妈的——

    软软绵绵的两团,捧着从破了的衣服豁口里堆堆的露出来,真是大了,大了好多啊,这样两边用手捂着都还能余些。

    妈的,会玩啊,看看这奶头,肿得跟颗小石子似的,乳晕也是男人吸出来的吧?宝宝吃奶这得给哪个野男人吃了多久的奶才能吃成这样!谁都不知道吧?Uha?这么张脸,这么个纯得像是在象牙塔黄金屋里不见天日只喝露水养出来的人

    啊。

    啊啊

    是啊,是啊。这么张脸,这么个人,真是养在象牙塔和黄金屋里又能怎么样呢?看看他不就知道了吗?一眼啊,一眼就可以。只要一眼,他就会挖河铺渠的凿进去,带着满天的星星凿进去,把她哄睡了,再

    再

    李傲摸了一把自己的鼻下,随即便不知道是该为结果觉得庆幸还是该为这个动作觉得丢脸,但好在他也没有多少精力可以顾及这个,他的注意力沉石入水,死死的压在了现在正夹着他那鸡巴做乳交的画面上。

    大了,是真的大了。宋致景和江城那块儿也想这么玩的,但那时捧着挤起来也夹不住的,磨几下就算过过了瘾,现在已经可以了。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p/o/1/8/点/U/s/

    或发送邮件到po18d e/@/g/m/a/i/l/点(去掉/)

    对,对就是这样,就算是真的养在象牙塔和黄金屋里,也会有至少一个他凿将进去,甜言蜜语的把人哄睡了,再像现在这样,撕了她的公主裙,捧着两团奶子夹鸡巴,一耸一耸的挤在娇娇的奶肉间夹,把两只小兔子揉得全是红红的指印,还要咬它,一点一点的咬,又吸又咬,整个都含进去,压到臼齿上面嚼,让她每天都抽抽搭搭的揉着眼睛醒来,咬着嘴唇哭哭的想为什么呀,为什么每天睡觉都会梦到奇怪的事,为什么奶子会变得一天比一天大,肿得软不下去的奶头和散开一圈了的乳晕像顶在胸脯上的两个奶嘴,不论是谁,哪怕粗粗的瞄上一眼就知道,哦,这个啊,这是专门给人喂奶的啊。

    李傲被这种念头催得头昏脑涨,耸在少女胸乳间的鸡巴三两秒就抽上一抽,涨成紫红色的龟头来来回回的刮在那嫩嫩的奶肉上,爽疯了,马眼翕动,时不时往外吐一口清液,流得少女漂亮的一侧锁骨里都湿漉漉的。

    不行了。

    这太浪费了。

    起床之后就没给她吸奶,拖到现在大约是开始涨了。李傲指天发誓真的没有用劲,就只是扶着插乳交呢,他耸着鸡巴动一下,奶水就能直直的往上喷出来半截指头那么高的一小柱,跟喷泉表演开场预热似的,全洒了。

    李傲不敢再看了,喉咙里咕噜噜的滚出些他自己都听不清听不懂的音节,垫着这妖精的后脑,小心翼翼的扶着鸡巴往那启着条线的殷红小嘴里送——他是兴奋得太狠了,可能味道有些重,少女无知无觉的,本能般的含着一点点舔了舔,就抽抽鼻子往侧面偏,不肯吃。李傲又是抽气又是屏息的追着送着再喂,少女反射性的抵了小舌头到牙间推,没点防备的被抵进去马眼里一点点的舔了一口,登时就绷不住了,亏得是手握在龟头下面捏着才没一股脑的全射她嘴里,狼狈的退出来缓,三秒五秒,五秒八秒,八秒十秒凑到下面,又重又深的插进去捅那肉穴儿,扯着上面已经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了的“校服”擦了擦她的小嘴和下巴,一边操一边双手捧住奶子揉着吸奶,两边都吸空了才闭着眼睛猛送十多下,搓着两颗肿得都快有他指尖那么大了的艷红奶头仰着头射了,射得陷进这种深度睡眠里去了的少女眼珠子都开始在眼皮下面动,十有八九是塞了场被男人奸玩得半死的春梦。

    今天,这是真满足了。

    李傲饱暖一直没问题,淫欲思到这份上,没什么能挑剔的了,所以,那声电话并没有影响到他什么,一方面他确实不是个心思细的人,响一声,他也觉得是打错;二方面,他也确实没有认出来那是s镇的区号

    再所以,把一切“罪证”都搞定,“赃物”藏好,就无事发生了。虞晚醒来之后,还带人换了衣服玩了次雪,在阳台上堆了个红酒杯那么高的雪人——傍晚时分接到雷霆的电话,唔,一切ok,对答如流,说得贼麻利。

    “没事啊,好着呢,玩雪就在阳台上玩了一下,她都没怎么下地——不会的,我看着的,耳朵红了点我就抱进来了,没冻着,绝对没。”

    雷霆在那边嗯了声:“那你出门去拿吃的吧,我订好了——这雪我车现在走不了,得把轮胎装一下,回来得晚了。”

    “行——没事了吧?”

    “你没了,电话给她。”

    李傲打小没什么矫情细胞,伸手就递,递完亲一口起身穿衣服准备出门,一套下来不扭捏不打顿。

    虞晚有些茫然的接了,放到耳边,眼睛还跟着李傲的动作。

    “喂?”

    “今天过得舒服吗?”

    雷霆低低磁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虞晚的错觉,听起来,他甚至有点带笑。

    “嗯”

    虞晚一时间哪里想得出这句问话要怎么回答啊,今天过得舒服吗哪种意味上的“舒服”啊

    “我让李傲出去拿吃的,本来我打算带回来,但今天外面雪太厚了,我车轮子没装东西走不了,在装了,回来要晚点。”

    “好的”虞晚点点头,想起来赶紧细声细气的补一句。

    “路上注意安全呀”

    “知道。”

    不是错觉,雷霆真的在那边笑了。

    “小东西”

    “答应我的事,守住了没有?”

    诶?

    少女一愣。

    啊

    啊!

    少女僵住了,细白的手指下意识的揪到了胸前的衣服上。

    [“正好,一人一边,也公平。”]

    [“这边归我,被他吸一口”]

    一口

    何何止一口!

    少女慌了,简直有些绝望的低头盯着自己衣服下面,那两团被吸得干干净净、奶头顶得衣服都凸出两个小圈、李傲揉捏出来的手指印都还清晰可见的娇娇奶乳,雷霆挂电话前说的什么,都没听得清了。

    她脑子里现在就两个字,PPT式放大加粗特效闪烁。

    【完了】

    https://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借种( 1V1 高H)姜可(H)身体里的那个他蓝云时分博弈【古代 百合】下厨房白羊(校园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