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虞晚 分卷阅读185

分卷阅读185

    一百一

    过来啊。

    嗯

    当然要过来的。

    虞晚走过去,她惯来步子轻,但轻也架不住鞋大不合脚,踩着鞋底还湿润的拖鞋“啪嗒”“啪嗒”,李傲伸臂来接,把人拽到怀里坐下,脱了鞋子推远点,热烫的手心握着她的足底,来回摸了摸。

    她骨架细,脚也窄,并且她本来就白,脚这种一年到头都见不了太阳几次面的地方就更加莹莹,这样握在男人的手掌中,瞧过去陡然间晓得了为什么古时要令女子缠小脚,约束行动能力的那方面缘故之外,怕也是在床笫之间提供些便利的,一个“把玩”落下来,真是格外色情。

    “痒”

    少女自己看着都觉得这画面挠人,哪敢放任他摸下去,赶忙缩缩腿,细声细气的:“不要摸了”

    李傲喉头滚了滚,就着在她缩〉腿屈起来的膝盖上亲一下才松脱了手,别了盯着那玉雪小脚的眼珠子看上来:“妖精。”

    她才坐过来,他嗓子里就又发干了,刚刚松脱的手盖到少女纤细的小腿上,一面慢慢的往上摸,一面低头额抵额的碰着她:“帮你检查一下洗干净了没有好不好?”

    什么呀

    虞晚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也不只是他吧,说这种话男人脑子里在想什么根本就没有悬念啦!

    “不要你坐好啦!”

    虞晚推他,室内温度并不低,洗澡出来全身也热,李傲套了条大短裤外只随手穿了个T恤,短袖的,低下来能从领口往里看。虞晚看见他肩上并着胸前,还有一大块皮肤颜色不太统一,想想难免咋舌:“你身上还疼吗?”

    以及

    明明昨天回来的时候还那么龇牙咧嘴的喊疼来着,怎么做这事就跟没事人似的

    “好多了,我好得快。”李傲身子不动,随她推,摸到她膝盖上了的手心热乎乎的,侧着往她并起的膝盖中间挤,“宝贝儿给我摸摸,你用的什么洗啊怎么这么香”

    什么什么是你家的洗发水沐浴露呀

    少女身上包的还是浴巾,这怎么护得过来,几个动作就散了,里头裹着的身子本来就美得能把人眼珠子勾出来,眼下还敷着热气未散的一身桃花色,错着男人捏来揉去亲来咬去的手印和吻痕——李傲哪里撒得开手,舔着嘴唇往下埋脑袋,眼见着就去那两团娇娇上拱,短短的头发刺得又痒又麻。

    “嗳呀李傲不要闹了我、我要戳你了啊”

    少女抱着怀里这颗不安分的脑袋,软绵绵的威胁他:“我要戳戳你还疼的地方了哦”

    她指的是李傲身上还透着青紫的伤处,李傲当然知道,但这要曲解也实在容易,不干办不到。

    “你拿什么戳我?”

    李傲揉她,整个人都抱到怀里的,往下一压就仰倒在了地毯上,浴巾散开还在背后多垫一层,没有干透的头发墨浸出来那样的黑,湿润的那点感觉夹在指缝里舒服得不行,摸头发都能摸好久。

    “嗯?拿什么戳我?我用疼的地方戳你好不好?”

    他没放重量,可这么大一个男人,虚虚压下来虞晚也跑不了呀,下意识就要手脚并用的推——得。

    李傲是真开心,这种可以放肆和喜欢的人耳鬓厮磨随意玩闹的场景可以轻易取悦任何人,自然包括他。半真半假的沉下腰去卡在少女纤长的双腿间,腾了只手下去扯大短裤的系带,逼得少女水润润的瞪人,咬着嘴唇真的来按他的伤处——

    “嗷嗷嗷好好好——别戳别戳别戳疼疼我还疼我还疼!”

    其实她心软手也轻,再按重些李傲也受得住,但,毕竟才做了次那么激烈的,见好就收李傲也认识,顺着就下坡,滚了滚把人捞起来,哼唧哼唧的假意再说几个疼字,少女马上就软软的道起歉来,说对不起呀,以为没有按重你那确实没有按重,但按不按重都不妨碍索要赔偿啦!

    也就是虞晚这样吃软了,要不然李傲这演技肯定谁都骗不过的。哄着人绯红了脸凑过去“亲亲就不痛了”,一个一个羽毛般的吻往那比别处更热也更敏感的皮肤上落。李傲满足得不行,又揉着人想往腿心摸,被咬了口才“好吧好吧”的抽了手出来,恋恋不舍的把自己套着的那件大短袖扯着脱了,给她穿上,浴巾随便一团一塞,总算肯正正经经的圈着人坐好打游戏了。

    虞晚收拾自己花了挺长时间的,毕竟女孩子嘛洗头发的工序就要比男生多出好几个,更何况还清理了一下后面

    反正!就是解释李傲现在的游戏机屏幕按亮之后,出现的是“暂停中”的意思,等她出来等的~

    虞晚不属于那种不耐烦看人打游戏的类型,尽管她并看不懂这种操纵球星形象的游戏角色打球赛的游戏,但——

    闲着也是闲着,她也没事干,游戏好歹屏幕里活蹦乱跳,看就看吧。

    李傲窝起来一点,把脑袋搁在虞晚的肩上,跟她头碰头的挤着,按开了那个“暂停中”:“这把马上好了,宝贝儿等我打完哦。”

    随便啊,你再开几把都没事的

    虞晚轻轻的“嗯”了一声,动动腿,调整了一下被圈抱的姿势,纯观赏性的看他打游戏,思绪轻飘飘的往其他的地方飞了飞。

    说起来之前,和黄玉他们一起去泳池别墅里度假的时候,江城和高山也玩了这种类型的游戏,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至少她看起来挺像的所以这种游戏是男生标配吗?所有男生都会玩?那雷霆咳,雷霆不会玩吧,就算他会,他这个年纪咳咳!不是说雷叔叔老的意思(不你就是)!

    虞晚被这个联想呛到,飞速回神,不敢想了,聚起注意力往李傲的游戏机屏幕上看,然后正好看到屏幕一暗,从左至右移出一个代表结束的“YOUWIN!”

    打完了?

    啊那还真是挺快的啊

    “好了!”

    李傲赢了,笑嘻嘻的偏了脑袋亲虞晚一口,虞晚下意识的“嗳”了一声,抬眼便对上他眼里满满的自己。

    “宝贝儿”

    她这个模样,有点呆万分乖,李傲正是柔情蜜意的时候,当下便碎碎的落下吻来亲她,从眉心到眼睛,从鼻尖到嘴唇,从浅尝辄止到气息不稳,把持着才松开,嘬着她乖乖探出来一小截的猩红舌尖黏黏答答的说话:“开始看书好不好?”

    看书?

    少女迷蒙着,哪里转得过来他会看些什么书,就看见他伸手拽了一把,把先前堆在地上的两小堆游戏拖了过来。拖过来了才发现,那并不全是游戏盒,下面几本确实是书的书脊,只不过大小差不多,从上面看没知道。

    所以真的是看书?什么

    书

    “这本还记不记得?”

    李傲笑。

    记不记得

    我

    我总觉得我记得

    你不是经常这样笑的。

    明明我并没有“想起来”你是谁,我依然不记得我们是什么时候相遇,什么时候相熟,什么时候分别。可我就是觉得,你似乎并不是经常这样笑的,你总是那副凶巴巴、不耐烦的样子。你又霸道,大家都怕你,老师也都不喜欢?

    什么?

    大家都怕你?

    大家?

    我想起来的这个大家是哪些人?

    老师也都

    都

    老师们又是谁?

    一瞬间,虞晚脑中几乎晃出重影,好像有一股力气在撞门,要撞破阻挡的门板冲出来大白于天下,它撞出极急极重的一声,撞得紧紧闭合的门板哀鸣一声,猝不及防的从门缝中晃出背后它的身影,然后

    然后,又紧紧的闭了回去。

    虞晚的呼吸一梗,仓促的命令自己从这陡然的一撞门中拔回注意力,转而去看李傲手里已经翻开了的书页。

    记不记得

    我看看

    我看看。

    这是

    [一本漫画。]

    漫画?

    对,漫画。

    黑白的,气泡文字,竖排,分镜阅读顺序从右向左。

    穿西装式校服的女生揪着自己的衣领,背抵着门,两条大腿并得紧紧,穿着制服鞋的脚在地上哆哆嗦嗦的摩擦着。她看起来很紧张,满面潮红,内心活动的气泡都歪歪扭扭,内容却很简单,许多都是重复——

    “好想去”

    “真的要去吗”

    “好想试试”

    “好想试试”

    “好想试试”

    接下来,她转过了身,把手放到了门把上,整个身子弓起来,眼睛紧紧的闭住,下定决心了的那样在身后冒出加粗的几个字:

    “决定了!要去——!!”

    要去哪里干什么?

    解答至少也要在下一页,没有翻过去的话,光看这个,猜不到吧。

    猜不到吧?

    撞门声,如果可以这样具象的话。

    “嘭————”

    虞晚的心重重的抖了一抖。

    猜

    她猜到了。

    她看着漫画中少女那画得夸张的胸和臀,短得过分的校服裙,以及满屏歪歪扭扭的气泡,在脑中顺畅的,把这一页翻了过去。

    [一座

    一座建在某个稍稍偏离市区的街心公园内侧的公共厕所]

    “呜”

    套在一件大大男式T恤里的少女烧得面颊通红,素白的手抬起来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她羞极,音节跑得磕磕绊绊。

    “流流氓!!我、我不看你拿走拿走!”

    李傲笑个不止,贴着她的身体都震了起来,安安分分环在衣服外面搂着她的手一下就捞了进去,不怀好意的捏着这点儿细细的腰。

    “叫,再叫,我是流氓,还是恶霸地痞呢,我就要看这书,怎么”

    他不知道。

    他是无意的,他绝不是故意为此。

    但就像方才撞在闭合记忆中门板上的那一声,猝不及防,又

    他咬住了嘴里的字,含得暧昧又亲昵,一字一字的滚出来,咕噜噜的往那紧紧闭合的门锁中填,一颗一颗的黏在一起,粘成了一把钥匙。

    “虞小组长,你要把我怎么办吗?”

    又这样真实。

    “咔哒”一声。

    门开了。

    ===============

    https://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借种( 1V1 高H)姜可(H)身体里的那个他蓝云时分博弈【古代 百合】下厨房白羊(校园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