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虞晚 分卷阅读182

分卷阅读182

    九十八一人一边

    承接上文,这里就可以顺顺的用一个“所以”。

    ——所以,这种场景的发生就显得理所应当。

    虞晚睁眼之前,梦到自己掉在一个悬崖下面,咕噜噜的滚石一块接一块的往自己身上堆,手脚都灌了铅一样重,别说抬起来了,平移都移不动,没点办法的看着又滚来一块大的,压到自己的胸口和小腹上,压得她气都喘不上来了,痛苦万分的挣扎着醒了过来。

    然后发现李傲已经睡得大半个人都压在了自己身上,自己的整个左边身子都在他下面,留着刺刺板寸的脑袋拱在她胸上肩下,左边的那团奶儿没有悬念的被含了大半在嘴里,皮肤上还湿漉漉的,不知道是她的奶水还是他的口水

    呜

    这是那场荒唐性事结束后虞晚意识清晰的第一次回神,躺在松软舒适的床上,高楼入夜后格外宁静,窗帘没有妥妥帖帖的拉到平整拉到顶,比室内稍淡的夜色就从那一点点的缝隙里漏进来,照明的条件苛刻到必须是从更暗的明度里睁眼才行。

    好在虞晚是的。

    如果不是李傲压她,估计再过几个小时她还会在睡眠里,她猜的,毕竟闭眼之前那种要死掉了般的累极是真的。但她现在这样醒来,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疲倦

    嗯

    虞晚小心的调整了一下呼吸,李傲这睡相也太折磨人了,别的都不说吧,哪怕他哪怕他不跟之前在旅店里那晚那样,没有把她当抱枕、手脚并用的缠上来呢,就人睡过来压,也能压醒了呀这么沉是吧

    压死了呀3Wyu S hUwud E

    少女幅度很小的试着动了动没被压严实的右边肩膀,成功了,右手臂是自由的,好往右边歪着脖子挣一下动了!好好,再来一下

    虞晚一则怕弄醒他,二则也是被压得动不了大的,只能靠着没被压住的右手右肩和右腿,一点一点的往右边挪,室内暖气一直有的,气温本来就不低,再加上这男人身体压下来的热量革命尚未成功,已经冒汗了,后背出了一点,印在床单上,更不好挪了

    “呜哼”

    “嗯?”!

    努力又小心挪动的少女正全心扑在自己的逃出事业上,一点防备都没,这样一声明显是清醒的低低气音响起,怎么可能不被吓得狠狠一哆嗦——

    “唔”

    一只大手极快的伸了过来,热烫的掌心不轻不重的贴在少女下意识间已经张开了嘴唇上,把惊叫声挡住——不知道什么时候睁眼了的雷霆,黑夜狩猎者那样,无声无息的从右边贴了过来:“嘘”

    少女吓得眼睛都润了,右臂右肩皮肤贴皮肤的和他胸膛碰在一起了才感到真实:“”

    “怎么?”

    雷霆贴上来,额头抵了抵她朝这边扭过来的小脑袋:“动来动去的,不想睡了?”

    没有!

    少女张大了眼,忙不迭的就要摇头,但马上想起来还一并躺在床上,便改成微微动了动,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不是的我被压得难受”

    噢。

    雷霆嘴角一扯,往那边一看,了然了。李傲睡觉不老实这事他晓得,但毕竟营区里一人一个床,只要不梦游出去砍人,再不老实的睡相也有发挥的极限,从床上睡着在地上醒来、在自己床上睡着在别人床上醒来、别人在地上醒来这种不是大事。

    “把你压醒了?”

    虞晚委屈,那么张脸被他一捂嘴还能剩多少在外面,就瞧着一双清凉清亮的眼睛,眨巴眨巴的连续几下表示是的,她被压醒了。

    “身上还哪不舒服没?”

    雷霆本身嗓音就低,还这样压着说话,简直磁得能吸出人血液里的铁元素,虞晚听到这一句来,没被李傲压得麻麻的右边身子也被磁麻了,像是有蚂蚁在爬。

    “没没有”

    “乖。”他好像有了一点笑意,“我帮你。”

    这个乖字哄得虞晚不行,那种蚂蚁在爬的麻麻感觉窜得到处都是,再加上本来就黑黢黢的看不清什么,真真是云里雾里棉花糖里。虞晚下意识的咬住了嘴唇,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点了点头,由着男人把手放了下去,再靠近来一点,上面一只垫着蝴蝶骨,下面插进了腿缝里,往他那边移。

    李傲睡觉似乎很沉,之前在旅店里的那一晚也是的,那一晚虞晚的动作比现在多多了,他都没醒,今天估摸着也不会醒。

    果然,雷霆这样捧了人慢慢的从李傲那边移出来,李傲眼皮都没动一下,就是在腿移出来之后,移上半身时,被雷霆看到他还含着左边那团奶儿了。

    虞晚后知后觉的耻得面皮通红,黑暗里又看不太清楚上方雷霆的表情,薄薄的泪迅速的蒙了上来,在眼眶里面打转转,赶忙紧紧的闭住。咬着嘴唇一点声音也不敢出,由他用虎口掌着那边的那团娇娇,湿漉漉的从李傲嘴里拔出来

    “”

    少女羞得要去捂脸,可两条胳膊都是麻麻的,一下两下都没抬得起来,反倒方便了男人捞了她按着趴到他身上,两手从她腋下捧着往中间耸,耸一把松开,再耸一把再松开,两团鼓鼓的奶儿被耸得直晃,波都抖出来了。

    “奶子被吸疼了?”

    雷霆低低的笑,故意曲解她羞出来的眼泪,触感沙沙的手指拨弄着那颗被李傲吸了半晚上的奶头:“硬得跟石子一样”

    “呜呜”3Wyu S hUwud E

    少女下意识的摇头,猫咪似的呜呜哼着用手去挡胸——雷霆玩着呢,她挡得住个什么呀?迫不得已还是细声细气的求他:“不要弄呀”

    “为什么?”

    雷霆问,捏得重些,同时把人往下抱,作势要再去摸她的肉核儿:“给他晚上叼着睡都行,我弄都弄不得?嗯?是不是只想我弄下面?”

    呀呀不是不是

    虞晚吓得拼命摇头,她本来只是想着别把李傲弄醒,他们两个人一齐再来,真的是害怕,哪里有这个意思!现在她这么趴在雷霆身上就慌,赶紧救命。

    少女软绵绵的伏下去亲他下巴,拱着身子把奶儿送到他手心里要揉揉,又娇又蜜的去舔他的嘴唇:“不是的教官可以摸最喜欢教官摸人家的奶子了,好舒服的教官再揉揉呀”

    雷霆听得又想笑,脸板了一板都没绷住,一想反正黑里看不清,没所谓,就算了。捏着右边软雪似的一团揉了几下,慢慢悠悠的:“涨奶没?疼不疼?”

    少女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心里羞得厉害,怕顺他给他弄了,折腾出声音和动静,把李傲惊醒;又不敢不顺他,才在心里巴巴的盼着他揉揉完了就好,果然是不行左右都没了办法,只得喵咪似的呜呜哼着,慢慢的往前爬了点,捧着右边的那团娇娇,挺着身子把鼓鼓的奶头送到了他嘴里。

    她的奶确实是愈发的多了,最开始的时候江城一边几口就没有了,解渴都嫌少,每次都被叼着奶头吸得捶他推他,后来才慢慢多起来但也没有很多,宋致景只准她一天弄两次,也忍过去了;回家了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总不会是食物吃得比学校里更好了吧但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理由,反正就是越来越多了啊申屠哲别的都很听话的,但是这个,坚持得比较多,一次都不落的要吃干净才肯走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有影响

    雷霆享用得颇为满足,他本来就极喜欢这少女娇乖娇乖的小模样,这样的场景对他来说当然愉快。吸完了少女喂进来的这一团,唇齿喉间都是一股形容不了太准确的味道,不算厚重的奶味里掺着点薄薄的甜,对他这种除酒之外不碰饮料的人来说非常新奇,又新奇又好喝,不免舔着齿列还想再尝。可一低头,脑子里陡的想起这少女方才被李傲压着,含着那边的奶子睡了半夜的场景,红鼓鼓的奶头拔出来“啵”的一声,吃得全是口水

    少女咬着手指,侧侧的卧着,乖乖的给这个体型比自己大出一圈不算、其实年龄也都还大一轮的男人喂奶,出奶细细的麻痒感还能忍,男人故意用牙轻轻嚼奶头的感觉太难形容了,怕他重,又盼他重喂完一团奶子跟小高潮了一遭似的,额上点点细密汗,脚趾勾啊勾。

    “明天晚上我会回来吃饭。”

    被伺候了一趟“夜奶”的男人舔着她嫩嫩的脸,乌沉沉的嗓音震得她心口都酥了。

    少女听到了,字面意思也听懂了,乖乖的点了头,才悄悄的以为能睡了,就又被掐着尖尖张着小嘴无声的发了个“呀”字。

    “?”

    美貌的少女星子般的眼里都是迷惑,有些紧张的睁着大眼睛望着这个应该被满足了的男人,由着他把自己放平了,再欺下来和她鼻尖碰鼻尖。

    他的手还揉在方才他饱饱享用过的那团右乳上,饱满细腻的的乳肉在他带茧的手掌里颤颤的被把玩着。

    雷霆又舔了舔自己的齿列,他还在揉这一团。

    “正好,一人一边,也公平。”

    他往大床的最左边瞟了一眼,李傲还在睡。

    “这边归我,被他吸一口”

    他把这一句说得慢条斯理。

    “罚的时候,就再哭大声点,嗯?”

    ===============

    可你要明天晚上才回来啊!!!

    太坏了吧!!!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借种( 1V1 高H)姜可(H)身体里的那个他蓝云时分博弈【古代 百合】下厨房白羊(校园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