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虞晚 分卷阅读164

分卷阅读164

    ”“就那谁”    他在无暇思考的情况下,用了这样的句子。

    也就是说,此前,那个人,他从没在我面前提起过。

    少女笑了,粉白的面上浅浅的凹出两个小梨涡:“怎么这么讲呀‘祖宗’什么的是这么可怕的人吗?”

    车子平顺的改道到最右侧,从高速公路的一个改道路口滑了下去。

    “这么说了也就还行吧。”

    他咧了咧嘴,转向灯拨回原处,他的目光也回到正前方。

    “主要是算下来他妈的差了一辈了,正儿八经我得叫他叔叔——啧,现在又还在他手底压着下跑不脱,惹不起。”

    差一辈,要叫叔叔,这是理所应当的。可他说“主要是算下来”,要“算”,就说明大概率不是亲戚关系非常近的那种,比如父亲的亲弟弟叫叔叔,这种近度的关系是不会要“算”的,大家都知道,直接叫就是了。要“算”,还要“正儿八经”——隔得远。还很可能,两个人的年龄差距,也没有相差到让人张嘴叫叔叔还一点都不尴尬的地步。比如,对方比自己大出去二十岁,就算隔得远,叫句叔叔也不会有什么障碍;除非,没有相差多少,如果抛开这一层要“正儿八经”“算下来”的远亲关系,两个人会更像朋友,那么,一方要叫另一方叔叔,就会有点叫不出口的心理。

    压在他手底下,跑不脱。

    这句话要理解,可以从很多层面上去理解,但最直观的肯定是“谁归谁管”、“谁跟谁混”。

    那么,归总一下,电话那端的人,是他辈分上一个叔叔。但血缘关系不近,年龄差距也不甚悬殊,估算一下,很可能是10岁到15岁这个区间,卡在更适合叫“大哥”的这种客观年龄、和主观相处较为随意的氛围里,由他掌管较大部分的话语权这样。

    虞晚轻轻的“噢”了一声,同时点了点头,鬓边的一点碎发跟着动作落下来,黑亮的发丝一缕,碰到眼角边上。

    “那”

    “别怕,没事的。”

    他说。

    他的手还握在方向盘上,因为剃得实在是短,所以连鸦青色的发线线条都没有模糊。习惯性的微表情让他看起来还是那副不耐烦、凶巴巴的模样,按道理来说,虞晚带着自己本来就隐隐害怕他的一些情绪,再加上现在腹中旋转着揣摩他句中字词的一把心思,他还这么一副毛手毛脚的样子有动作出来,她要更紧张更紧张,一点的。

    “什么都不用说,有我呢。”

    他伸手过来,有一点重的揉到了虞晚的后颈上,虎口用力,捏了一捏,不疼的,但你知道,这样的动作,就是一个指向性很强的前奏。

    顺着他的力道,虞晚才低下来的头就自然的再一次朝他看过去,这样的画面如果不掺入别的主观性想法,那当然就只是一个动作,瞬时性的,短暂的。如果掺入了,那就又一次的“不讲道理”了。

    [方向盘中间的车标是一块银色,也许是角度关系,虞晚从自己的位置看,反了点光的那个标识并不清晰,就算清晰她也不见得认识。

    一个模糊的光晕折在那儿,折得还蒙在虞晚眼前的光斑变大,像是有石子投进湖里,涟漪的波纹晃动推开,推得风动云动,眼前的这个人姿势无二的坐在另一辆车差不多的驾驶座里,夹克敞开来,车窗也降下来,吹得他的头发跑出来一小蔟向往自由的反翘,不算特别明显,可被她发现了,抿着嘴一路偷偷看,偷偷笑。]

    [什么都不用想,有我呢。]

    [你愁个什么劲啊——老子还搁这好好的呢,天塌下来都有人帮你扛,想什么有的没的来给爷笑一个哎你还掐我行行你掐你掐,给你掐]

    [喜不喜欢这个?嗯?嗯?别躲啊~]

    [不关她的事。]

    [要你他妈管老子?!你再动她一句嘴试试?]

    斑斓的碎块分落如星,从四面八方坠落而来,像某些电影里会出现的片段,人物置身其中,或茫然、或惊喜的仰头去看这璀璨的浪漫。

    或茫然,或惊喜的

    虞晚的心潮一晃,像是已经蓄满了的水槽无力再容纳更多的客人那般,眨眼间便从边缘处珠串似的坠下无数光点,星芒和水珠都去落地面,砸出细细碎碎、滴滴答答的响。

    [别哭了啊,你别哭了]

    啊?

    [心都给你哭碎了,真的我这不是还不一定吗?你知道的哎老子是个混世魔王这话不是你说的吗?还记得不?那混世魔王怕什么啊?来别哭了]

    什么?

    [我奶奶最疼了我你也知道啊,对不?现在她是被说动了,没事的,我再扛会儿准没事了,嗯?我怎么舍得你啊,你]

    你?

    你

    虞晚的喉头无意识的滑动了一下,情至此刻,她分辨不出来现在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她觉得她应该是有些高兴的,应该是要有些高兴的,毕竟对现在的她来说,信息就是最值得高兴的事情,对的吧?对的,信息啊,这是信息啊,过往发生的,被她遗忘的,捡起它们,就知道了,不是吗?

    是。

    是!

    继续想!继续!

    继续

    [过来。]

    谁?

    [这是为你好。]

    谁?

    [没关系的,你会明白的,你是最自由的那一个,永远都是]

    自由?永远?

    [睡一觉吧,乖。你不会有事的,任何人都无法伤害你,我会让任何人都无法伤害你,任何人。]

    任何人,都无法伤害我

    [My treasure]

    [睡吧。]

    睡

    “到了。”

    ——!

    不知不觉间已经在副驾驶中越窝越小的少女猛的惊醒,一口气喘上喉间,激烈得像是屏息到极限的人终于破出水面,肺叶都隐隐生疼。

    “啊”

    “怎么了?”

    停好了车,他的心思才算是聚拢回笼,手还摸在安全带上,转头过来看她,正撞上她这么一副白汗都出来了的模样,眉头一动,赶忙探过来:“不舒服?怎么都出冷汗了?晕车?”

    他手上温度高,虞晚被他一碰,才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窝得要在座位上抱膝坐了,捂在衣服里的背脊上一片凉意。

    “没、没事就是是有点晕。”

    “到了,不晕了不晕了,这次是久,下来歇会就好了。”

    已经到了啊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借种( 1V1 高H)姜可(H)身体里的那个他蓝云时分博弈【古代 百合】下厨房白羊(校园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