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虞晚 分卷阅读151

分卷阅读151

    六十五

    虞晩觉得自己的意识,应该是出窍了几秒钟。

    拒绝,当然拒绝,不管刚刚这句话被他说得多么云淡风轻理所应当虞晩功力不够,强自镇定了,舌头还是打结:“不用你帮忙。”少女极力的稳住自己的声音,“你放下吧,我自己来。”

    申屠哲没动。

    他没动!

    慌乱也好羞耻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也好,虞晩罕见的身体动在意识之前,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然直接拉住申屠哲,往外面连推带拽,胡乱的要把他搡出门去:“你出去快出去!”她一急起来话音里就带哭腔,长到现在头一回晓得小姑娘家家“一哭二闹”“发难不讲理”是个什么模样,仰起脸瞪人,还跺脚,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还顺带说成功了生平第一句“重话”——

    “申屠哲!这是这是命令!”

    嗯?

    命令。

    嗯,命令。

    这两个字落了地,少女似乎才听清自己说了什么,当下就僵了,还碰在他身上的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喏,说不起来重话的人多半如此,说不起来重话一方面是这个“重话”本身的用词不符合惯常的用语习惯,更大的原因,是因为这类人无法想象、或直接就是害怕面对他人的爆发。

    他生气了怎么办?

    他发火了怎么办?

    他

    “是。”

    申屠哲轻且平和的说,端正的五官在晨间的光度里像是哪位大师精心完成的画。虞晩是推了他,但是如你所知,这一步,是他自己退开的:“我马上出去。”

    黄玉带着人来的时候,已经快要上午十一点了,虞晩正抱着一张小毯子卷在沙发上纠结。

    ——虞晩这一点很不好。

    申屠哲不是个话多的人,这一点应该差不多是写在脸上了的,从卫生间里听话的出去之后他还给虞晩关上了门,轻轻的那种关。虞晩心里忐忑得不行,磨磨蹭蹭的换好衣服,把换下来的内裤洗了,裙子泡到盆里,轻手轻脚的摸着楼梯走下来一看,发现人已经把招待客人用的桌椅都布置好了,甚至摆出来的那张桌子虞晩见都没见过,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不知道他从哪里变出来的客厅茶几上和屋子里所有的花瓶里都是新鲜的花和水,插得还相当漂亮,不多不少不繁不差色的,怎么看就怎么赏心悦目。

    虞晩躲在楼梯的旋里看得目瞪口呆,肚子都忘记疼了,傻不愣登的挪下来瞄着找人,人没找着,反而发现餐桌上整齐的摆着热腾腾的红糖水一中壶,散发着甜甜香气的枣泥蛋糕一碟,热水袋也圆鼓鼓的放在叠好的毯子上,甚至还有一壶温水,压着一角纸巾,纸巾上一颗胶囊,一片口嚼片,虞晩认识,生理期缓释疼痛感救命药,布洛芬

    虞晩,鸵鸟到不知所措。

    这一点她真的很不好,她觉得自己应该向申屠哲道歉,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并且暗搓搓的期望着申屠哲没有生气——没有生气的话,就不用道歉了吧

    这不对。

    她知道不对,可是她就是挪不动腿去找人。

    这些,黄玉肯定都不知道。

    虞晩在屋里按门禁给她开了门,她兴高采烈的进门之后就抱住虞晩往虞晩脸上吧唧了一口,还埋到虞晩领子边一通滚,场面一度姬得令人十分词穷。

    不过,这不是大事,黄玉就是这样的性格,虞晩已经习惯了,反正,软绵绵的女孩子,胸还那么大,抱起来谁不喜欢啊(住口)

    咳。

    这不是大事,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借种( 1V1 高H)姜可(H)身体里的那个他蓝云时分博弈【古代 百合】下厨房白羊(校园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