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虞晚 分卷阅读112

分卷阅读112

    从肩后一直挤压着摩擦,泡沫越来越多,也越洗越下。洗过后背,到腰后时,少女已经脸红气喘不歇了,男人却并不放过她,兀自挤出更大的一团沐浴露到她的奶乳上,揪着那两颗已经肿大了一倍的奶头把人提得又直起身子,继续捧起自己的两团奶乳夹着男人的手臂和腿一路清洗......

    虞晚被这平白出现的记忆弄得发晕,她自然是没有动画里少女那种豪乳的,一样的动作并不能做出一样的效果。她学着那动画里的少女,双手去捧自己的奶子,这倒是没有问题,可她才不过一个满B,虽然形状确实好,也是极配她整个人的身型,看起来像是夹在成年与未成年之间,玉雪可爱,但确是不够大的,捧起来了也不过是添上几把视觉上逼迫少女的刺激,哪里够用奶子这样洗。

    才试着擦了两下,就不得不把捧着的手放下,咬着嘴唇挺直了腰,半个人都挨着他,生疏的动起来。

    江城确实不高兴了,这种不高兴其实说严重严重,说不严重也不是个事,全看对方听话不听话。

    嗯,怎么说呢,这样讲。比如,他有一件事,不打算告诉你,也不想你知道,但被你发现了。

    ——如果你不追问,那这就不是个事,什么都不会发生。而如果你追问,那么像他这种性格的人,就会蛮横的升起那种类似于吵架的前奏——“你没必要知道,我的事”“你的什么事不能告诉我!”

    对,他是跟人打架了。

    这个很明显,是个人看见他身上的这种伤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肢体冲突,虞晚发现了。

    可是,他并不打算告诉虞晚,他跟谁打架了,为什么打架。

    就好像有些男人奉行“工作不能带回家”一样,他们就是不会跟老婆孩子说工作上的事的,哪怕他自己烦得要死一筹莫展,但是他们就是觉得,这是他的事,你呆在家里就好了,你管什么这些。

    你去问,不仅不说,还要发脾气,闹得不欢而散,两方都委屈,你觉得你是在关心他,他只会觉得被冒犯,好比被侵犯了领地的雄兽,不仅不能自己驱逐对方,还要女人帮忙,死在外边都不能丢这个人。

    江城现在就是这么想的,他不想虞晚追问这件事,这跟他是不是打赢了没有关系,是这件事本身,他认为这是不用虞晚操心的,跟她没关系,所以不论结果如何,都应该由他处理,把她拉进来,像什么样子。

    虞晚就应该当做没看见,而不是挡了第一次,还要擦第二次。

    这让他觉得被冒犯了,他不是打架受伤了回家找女人撒娇哭哭的人,他不当这是回事,所以虞晚也就不能当这是回事。

    所以。

    ——所以,你犟什么?

    江城盯着她。

    你犟什么?

    少女明明已经羞得要烧起来了,被那么不上不下操弄了一番的身体难受得厉害,每一寸都是又痒又难受的,更别提还揣着一团涨奶的乳儿。

    明明娇得不成样子的。

    江城逗过她的,也就是在这处房子里,她奶涨得疼了,细声细气的要他吸吸...哪里掉下来的这么个宝贝儿啊,江城喜欢得想囫囵把她都吃下去,躺在沙发上要她给自己喂奶。先前还不肯,熬了一会儿就熬不住了,颤颤的解了衣服过来,他使坏说不是不喂吗?不渴不喝...这话都受不住,巴巴的喊哥哥,可怜得不得了的说求求你啦,涨得好疼呀...握上去揉一把,揉得眼泪跟奶一起出来,猫咪似的呜呜哭,娇得让人想弄死她。

    吸了一只,红着脸把另一只送过来,他故意的,说不渴了,鸡巴疼,要先操她,这都乖成兔子,自己躺下去捧着两条腿,缩在沙发上挨操,哭得嗓子都沙了,还惦记着一面呜呜一面说给哥哥喂奶...

    乖成这样,你犟什么?

    不难受吗?

    江城要受不了了。

    心口里淤出一大团浓黑的浆,看着这细细白白的一只忍疼忍得眼泪水打转转,咬着嘴唇不哭下来,站都站不太稳的贴上来洗,脑子里的筋都吊起来抽着疼了。

    ...

    ......

    你犟什么啊。

    应该也没有真的过去多么长时间,江城整个人都像是踩到了一团沼泽地里,踩上去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来不及了,拔不出来也无法停止下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往下吞,一点一点的被吞噬。

    热水器的设定温度是45°,其实一般开到最大档也不会真的出来这个温度的热水,反正比皮肤温度要高出一些,就足够了。

    江城没有征兆的一把把开关掰到最大,没有一个孔是阻塞着的沐浴头出水激烈,哗啦啦的兜头浇了下来,打在皮肤上,甚至有一点疼。

    虞晚早就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借种( 1V1 高H)姜可(H)身体里的那个他蓝云时分博弈【古代 百合】下厨房白羊(校园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