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言情
首页虞晚 分卷阅读28

分卷阅读28

    过程中,大概第二十个插播电话打进来之后,忍无可忍的朝赵主任比了个手势,过来摸了摸虞晚的头顶,转身出去了。

    他可真忙…

    虞晚后知后觉的想。

    不晓得黄玉来了又走了之后、自己睡着了的这段时间他有没有回来。

    虞晚把枕头立起来塞到自己身后,垂着眼睛去看着医院薄被上素淡好看的边角绣花。

    不是要怀疑别的什么。

    虞晚是个很愿意相信善良的人,这可能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朵”们性格中或多或少、但必定存在的一小环。虞晚当然不会怀疑雷霆把自己带到这里来的目的是“救她”——半点都不会怀疑,“救人”这种情绪无需未它注解太多,它的寄存点是生命,这不需要更多的理由。

    所以,半点、半点都不是要质疑这份初衷。

    可是,为什么这个男人可以做到这样的......随心所欲呢?

    虞晚不是傻子,哪怕退上一步说就算虞晚脑子不灵光,现在也不会不明白雷霆想要做什么。

    自己没事,身体就是字面意思上的那种没事,完全没有“住院”的必要,甚至,这两圈纱布都用不着缠。

    可是他让医生缠了,还缠成这个样子。

    于是,看起来,虞晚现在的“住院”,就是理所应当的。

    ——他想用这种理所应当做什么?

    ——你说呢?

    虞晚慢慢的摸过这薄被针脚细密的锁边。

    这个男人,霸道得太过直观了。

    在真的遇到这样一个人之前,虞晚应该是做梦都想不到竟然有人可以说出那种话的——他都对自己做了什么呀。

    深夜里困在他副驾驶上的摸乳,众目睽睽之下的揩油,被按在男厕所隔间里的腿奸,还有堂而皇之的后续威胁。

    这个男人在某种程度上,好像是半点都不在乎自己会被别人如何看待的,这很奇怪。

    要知道,他并不是一个籍籍无名的人,不是有朝一日死去都不会有任何人知晓的微末存在。与之相反,他的出身、他的家庭背景、他过往的功勋、他的未来……都是肉眼可见的一片坦途。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在意名声呢?

    或者说,要傲慢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到在这种身价里,依旧不在意名声呢?

    虞晚想不明白。

    她想不明白这个人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才会这样、这样——大大咧咧的敞开来告诉自己——没有为什么,老子就是想,所以这么做了。

    他想帮你,就帮你了;差点被冲到车前的黄玉害出两条命来,想算了,就算了。

    因为他想,所以你就被救了。

    因为他想,所以你就是走不了了。

    前一句还是救命的恩人,后一句就是露出獠牙的罪犯。

    他想是好人,就是好人。想不是……

    “咔擦。”

    单人病房的室内空间并不算大,从门到床再到窗,一眼便可尽收眼底。

    虞晚的颈后窜起细密的麻痹感,没有抬头,手指也还放在薄被精美的绣边上,但虞晚知道来的人是谁。

    “睡醒了?”来人随意的抛出一个并需求答案的问题,长腿迈开,三两步就走到了床边。

    虞晚命令自己坐直,已经适应了这种稀薄亮度的眼睛慢慢的润了起来。

    “病假条已经交上去了,接下来的军训可以不用参加,学分不会受影响,标兵排里都打优秀。”软度适中的床边承重,凹下一个塌陷。“头还疼吗?”

    虞晚慢慢的摇摇头,他坐下来了,还是要比虞晚高上一小截。

    “这么怕我?”触感略略粗粝的手指擦上乌发少女的眼角,男人乌沉沉的这样问,“我才说了几句话?摔懵了去抽血都没出眼泪,我说几个字就吓哭了?”

    虞晚根本控制不住,她也不想的,可是没有办法,他一靠近,虞晚就觉得自己身体里的一个阀门直接坏了,甚至不止是眼泪,连……

    灼热的气息欺近了来。

    “小姑娘,你的军训已经结束了。”

    13

    十四  (脑洞六)虞晚【校园背景,H】 ( popo魚 ) |

    十四

    十四

    下雨了。

    厚实的闷热在雨水下落的前夕便瞬间散了个干净,两扇推窗开着四分之一,窗帘动得很小心。

    本来今天特别特别闷,闷得人身上心里都难受的那种特别、特别闷。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借种( 1V1 高H)姜可(H)身体里的那个他蓝云时分博弈【古代 百合】下厨房白羊(校园1v1)